第三百八十四章追杀(1/2)

加入书签

  天神藏叹息一声,拍了拍白浪的肩膀,“与我一起去追杀林荒吧。不能放走他!”

  “关我屁事,不要再跟来,否则杀了你!”白浪神情郁郁,冷冷说了一声,转身就走。天神藏打了个稽,“问世间情为何物!哎!”

  叹息一声,天神藏也顾不得再去关心白浪,此刻既然现了林荒的行踪,那就不能放过,必须要将林荒杀死。

  想到此处,天神藏目光一寒,冷冷望下去,把握气机,长袖一展,向着林荒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林荒目光漠漠,面无表情,心中一沉,目光空洞,抬起头,看向天空,与天神藏的目光远隔万里,对撞在一起,林荒闷哼一声,嘴角溢血,低下头不再去看,心中沉吟一下,有了计较。

  天神藏声音淡淡,从九天之上传下来,“林荒。你又何必再逃。这是你的劫,你躲不过。寂灭大道,天人五变,看来上天也不愿意让你再活下去。来、来、来!就让我与你一个痛快!”

  天神藏舌灿莲花,字字吐出,犹如雷霆一般在天空炸响,也不见作势,话音落地,轰然炸裂,有翻天覆地的威势。

  林荒脚下游走,地风火阴阳之力呼啸卷动,托着林荒快如闪电一般,在山岭间奔走,度快若光电一般,一时间天神藏却也是难以追上。

  “可恶。那人是谁!和你有仇么!”

  金钱蟾张牙舞爪,满脸惊恐,天神藏的名号他虽然没有听过,但相隔极远,仅仅只是一缕气机锁定,就让他觉得心惊胆颤。生不起抗衡之心,立刻知道此人极强,怕是远远过了他此生所见过的最强者。

  “好可怕!就是南边那头老鸟也比不上。这是哪里钻出来的强者。你又是在哪里招惹到的。”

  金钱蟾哇哇大叫。吓得忍不住倒立起来,吐着舌头。想从林荒的肩头逃离,但心中念头刚起,便立刻察觉到脖子上的风火禁制一动,刺痛传来,让他不敢再妄动。

  林荒面无表情,没有半点动容,心中却是急盘算着该如何化解此劫,他与天神藏无冤无仇。但天神藏摆明了要杀他而后快,那也不必再去追究其他,只要这一次他能逃过此劫,自然会与天神藏做过一场,了却今日因果。

  不过凭此刻林荒的实力,想要从天神藏的手中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有外力相助。”林荒目光一寒,低喝一声,双手一抓,风火之力呼啸而出。横冲直撞,在山岭之中生生趟出一条路来,见山开山。见河分河,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林荒的步伐,尽管如此,天神藏依然快追杀了上来,相距已经不过万里之遥了。

  天神藏神情冰冷,反手一甩,身上金色袈裟轰然而起,“天袈裟!”

  冷冷三字,金色的袈裟顿时呼啸而起。裹卷苍穹,刹那间万里长空彻底被金色的袈裟覆盖。有金色的神人轰然而起,各自抓着袈裟一角。反手一兜,万里天地便瞬间如同从这世间被抹去了一般,山川,天空,大河,草木,全都落入那金色的袈裟之中,呼啸盘旋着落入天神藏的手中。

  轻轻一抖,天神藏面无表情,那金色袈裟中的一切便全都化作了恢恢,管你什么天空大海,在这一记天袈裟下全都被抹去,全都化作恢恢。

  地面与天空就好像被画布中被抹去的空白一样,万里之地出现一片骇人的空白,林荒大口咳血,脚下有些踉跄,面沉如水一般,冷冷回头看了天神藏一眼,而金钱蟾面对天神藏这忽然一击,则是短腿一瞪,眼睛一翻,吓晕了过去。

  一击没能抹杀了林荒,天神藏也不在意,微微颌,金色袈裟一抖,落于身上,整个人悲天悯人,有慈悲之态,双手合十,“林荒。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再挣扎。且随我去,了了这诸天众生之苦。”

  林荒冷笑不说话,脚下更快,伸指一弹,点醒肩头的金钱蟾,金钱蟾大叫一声,“我死了,我死了!”

  四条短腿乱蹬,想要借此机会从林荒肩头逃走,可惜演得太过,被林荒一把抓在了手中,“闭嘴。想活命,就听我说!”

  “莫要害我!他是追杀你的。想必他慈悲为怀,不会杀我的。你就放我走吧。”金钱蟾恨不能用舌头把自己脖子一缠,自己吊死算了。

  金光犼和树妖多聪明,没有跟上来,自己却是脑袋被驴踢了,为什么要跟上来,为什么要跟着林荒。越想金钱蟾便越得自己实在是愚蠢至极,呱呱几声,又哭了起来。

  “闭嘴!”

  林荒面色冰寒,手中风火之力咆哮,瞬间让金钱蟾惊醒过来,“要么听我的,要么现在就死。”

  金钱蟾满心的委屈和苦涩,看到林荒冷酷无情的模样,小命捏在林荒手中,还敢说什么,只好一脸悲伤的点头,“我倒了八辈子的血霉。遇上你这个祸害,他那么强,你逃不掉的,反正都要死,何必要拖着我一起死呢!你大仁大义,就放了我吧。”

  林荒目光漠漠,面无表情,“相信我,你一定会比我先死。”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害我!你没良心!”金钱蟾暴怒起来,想要挣扎,和林荒拼了,但刚一动,天神藏呼啸一掌轰杀下来,擦着林荒的脚跟轰杀在地面上。

  林荒大口咳血,脚下却是更快,借助这一掌之威,加快度,瞬间跨出千百里。

  整座山岭瞬间被天神藏一掌轰平,起伏的山岭,刹那间变成了平原,有甘冽的地下泉水涌出来,或许要不了多久,这片高山,就会变成一座湖泊。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个王八蛋!没看到我正在和他讲道理么!趁人之危,你算什么英雄!有本事,等我修炼到你那地步,再来一决雌雄!”

  金钱蟾吓得肝肠寸断。心中惊怒到了极点,破口大骂。天神藏好脾气,根本不在乎金钱蟾的话语。只是淡淡开口,脚下扭曲虚空。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