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白浪为爱奉一生(1/2)

加入书签

  山林之中,紫色的光照射下来,落在白浪俊美的脸上,留下神秘的阴影,白浪踏前一步,看到林荒面无表情,手掌悄无声息的捏紧了周青青的脖颈,白浪没说话,反手将手中的银枪插在了地上。

  林荒目光漠漠,看着白浪。白浪怜爱的看了眼昏迷的周青青,出乎林荒的预料,反手如刀一般插进了自己的胸膛,鲜血肆意飞溅而出,血花迷离。

  林荒目光一闪,有些动容,看向白浪,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反手一掌插入自己的胸膛,巨大的痛楚袭来,鲜血落下,白浪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淡淡开口道:“你,不愿意放她。只是担心我杀你。现在,我自废修为。你不该再担心!”

  话音未落,血光亮起,白浪闷哼一声,脚下纹丝不动,鲜血潺潺落下,染红了白衣,在他脚下汇聚成溪一般,手掌在胸膛处猛然用力一扯,一条筋脉沾染着血肉被白浪生生从体内扯了出来。

  那种痛楚,仅仅只是想象,便让那头蛤蟆妖吓得昏死过去,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狠人,能对自己下得了这样的重手。

  “断了龙筋,碎了神体!”

  白浪声音淡淡,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反手又是一掌,面容有些扭曲,气息明灭开,“第一变,我悟了个舍得。第二变,我悟了个舍得。第三变,我悟了个舍得。第四变,我却悟了个不甘心。”

  “现在,我去了这不甘心。”

  白浪声音开始变得颤抖,修行难,难于上青天。但自毁修行,却更难。他多少年修行。悟了个不甘心,但此刻为了她,他甘心了。

  “我以为我能忘了她。我以为我能不让任何人再去主宰我的未来。可是。我的不甘心,终究还是因为我舍不得。”

  白浪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此刻自毁修为,道途扭曲,有可怕的反噬瞬间而起,席卷全身,白浪全身上下神力震荡,气息从第四变慢慢退到了第三变。

  林荒目光有些空洞,缓缓松开了抓住周青青的手掌,缓缓开口。“值得吗?”

  “没有人可以主宰我的未来。除了她。她是我的命!”

  白浪在笑,笑得像个孩子一般开心,只是剧烈颤抖的身体,和潺潺而落的鲜血,模糊了他眉间的那一点朱砂,看起来有些泣血般的痛楚。

  “自毁道途。你的修为会一跌再跌,要不了百年,你就会一身修为尽毁。值得吗?”林荒再次开口,心中有些动容,他没有想到白浪会为了周青青做到这一步。看起来他此刻似乎只是从第四变落到了第三变,但林荒知道修行之路,便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何况是自毁道途,以如此惨烈的手段自毁道途。

  别说此后白浪再有精进之类的话,便是能够将修为停留在第三变都是妄想,别人是一步步前进,越来越强,而他今日之后,只会一步步后退,越来越弱。直到蜕变成凡,身死道消。

  “我不要不甘心。不要去舍得。因为我根本舍不得,为了她。我甘心去牺牲,去奉献。什么狗屁的舍得!我根本舍不得!”

  白浪大笑一声,伸手带血的手掌,一步步向着林荒走去,“现在,我已经不能再威胁到你了,把她,还给我!”

  林荒沉默,叹息一声,缓缓放开了周青青,“你就不怕,你自毁道途后,我会杀了你么?”

  “我不怕死,只怕我的世界,没有她。林荒,此事已了,你若要杀我,尽管冲我来,但你敢动她,我不会放过你。”

  白浪伸手缓缓抱住周青青,昏迷的周青青还不知道生了何事,还不知道那个一直护在她身前的男人,再一次为了她,付出了什么。

  “值得吗?”

  林荒缓缓开口,看着白浪抱着周青青,脚步有些踉跄,向着山林外走去。白浪甚至不敢叫醒周青青,甚至不敢用自己染血的手,去污了周青青的衣衫,他是那样的小心翼翼,抱着他心中沉睡的公主,一步步离开,脚下鲜血汇聚成了溪流,或许还有泪在心中早就化作了海。

  白浪抱着周青青飞掠而起,远远离开了林荒的视线,林荒却没有动,静静的站在原地,脚下蛤蟆妖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下,现林荒还没走,立刻又闭上眼继续装死。

  白浪抱着周青青一路前行,大口咳血,鲜血将他的白衣染得鲜艳,但却没有一点落在周青青身上,他如同捧着世上最珍贵的珍宝,如此的小心翼翼,如此的呵护,不去管其他。一直走出了极远,或许是十万里,或许是百万里。

  直到走到一处山坳,白浪才停下了脚步,伸手一点,山壁无声无息开出了一个洞府,白浪小心翼翼的将周青青放在洞府中,伸出手想要去触摸,但看到自己手掌中刺目的殷红,白浪又停下了手,缓缓站起身来,仔细看着周青青,要将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她的一切,都深深记在脑海中。

  “再见,再也不见!”

  周青青的话忽然在他心中响起,但却出奇的不痛,让他觉得有些欣慰,这样最好,再见之后,再也不见,想必她便不会思,不会想,不会念,这样她不会痛,他也不会痛。

  放下周青青后,白浪一步步后退,小心收拾好自己来到的痕迹,把那一点点血迹全都扫除干净,此后他们不用再见面,她也不用去知道这些事情。

  站在洞府外,白浪再次看了周青青一眼,身形渐渐隐没,等到周青青已经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周青青的时候,一点光在洞府中亮起,周青青嘤咛一声,缓缓醒来。白浪没有再回头,这片天地中没有能够威胁到周青青的存在,他可以放心离去了。

  林荒目光漠漠。面无表情,青衣赤脚,背负双手。静静停留在原地,看着天空。当看到那白衣染血的白浪再次走来,林荒微微颌,没有意外,他知道,白浪一定会回来。因为白浪要看住他。

  “她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