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长生剑(1/2)

加入书签

  君长生温和浅笑,好像请客吃饭一般,但手中的剑却是强横莫改,直接将踏入轮回谷中的诸多生灵全都纳入了剑气之中,要以一己之力,独抗群雄,简直是惊天动地,让人震惊无比。

  “狂妄!你太狂妄了!只有你一个人,也敢与我等抗衡么!简直不知死活!”

  有生灵咆哮,这头生灵是一头白头雕,此刻变化真身,呼啸而起,变天击地,双翅展开,仿佛背负了星空一般,有日月星辰光芒在他双翅中闪烁,遮天蔽日,不下三千里长短,向着君长生扑杀而去。

  君长生微微一笑,但仔细看,却发现他眼中哪里有半点笑意,空洞无物,看起来冷漠无情,手中长剑一落,轻笑道:“正好。成了我这一剑碧落!”

  一剑落下,君长生手中长剑铮的一声,如同震裂了碧落长空一般,苍穹都变成了他手中长剑的剑刃,锋锐无双,轰然而落,一剑两段,那头白头雕直接被君长生一剑斩杀,血雨纷飞,巨大的身体轰然坠落下来。

  那头白头雕凄厉惨叫一声,轰然落了下来,鲜血横流,染红了大地,空气中便突然多了血性的味道。

  一剑碧落,惊天动地,当真有斩裂苍穹星空的伟力,让人惊骇,虽然在场的生灵已经将君长生的实力看得很高,但此刻见到君长生出手,才知道自己这些生灵,还是低谷了君长生。

  “一起出手!”

  有生灵厉喝一声,是一头避水金睛兽,瞳孔之中激发神光,瞬间而落,有大海潮音轰然而起,好像天河落下,轰然如刀,向着君长生斩杀而去。

  君长生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身形游走,手中长剑不停,翩翩君子味道,带着儒雅的气息,不带半点烟火气,好像一个人独自在星空下舞剑一般,一招一式,充满空灵的味道,但却宛如承载了天命,每每于不可思议中,划出轻灵的剑气。

  击东呼西,如羚羊挂角,天外飞升,一剑而起,剑尖上挑起一轮星空,璀璨如光,灿烂如星,刹那间方圆数百里中,仿佛瞬间变成了星空一般,而君长生手中的长剑,就是那拨动星辰的碧落之剑,一剑之后又一剑,闲庭似步,游走在群雄之中,每一道剑气撩起,必定有一尊强横的生灵被君长生斩落在长剑之下。

  任凭这群强横的生灵,施展出种种神通,呼啸神光,连绵一气,可以打爆虚空,将天地都化作混沌,却依然无法阻挡君长生游走的步伐,此人好像星空之子,承载碧落,天空就是他的舞台,星空就是他的领域一般,手中长剑呼走,剑光迷离如星空一般,剑气如虹,反手又是一剑,斩杀一尊强者。

  脚下一点,君长生脸上的笑意越发醒目,手中长剑一挑,一尊修炼太阴之道的玉兔妖被君长生击杀,挑起尸体,不见半点作势,衣袂飘飘,那尊玉兔妖便瞬间被挑起到半空中,一身修为绚烂而起,化作一轮圆月照亮了轮回谷,月华如水一般落下来,但却冰冷刺骨,带着血色,让诸多生灵心寒。

  “月满轮回,一剑会群雄,当浮一大白。”

  君长生轻笑一声,笑意越发温和,手中忽然出现一个酒葫芦,潇洒不羁的喝了一口,手中长剑承载那月华,更加绚烂光亮,唰唰就是三千剑,轰然而起,刹那之间,惊天的剑气席卷万里长空,方圆亿万里都能看到这一道惊艳剑光,有无量光,有无尽威,但偏偏如月华一般落下,清幽,落寞。

  君长生叹息一声,手中长剑忽然消失,脸上带着落寞的笑容,淡淡道:“时无英雄。便是想喝口酒,舞次剑,也如此艰难。”

  一声叹息,轰然之间,那如水,如月一般的剑光轰然之间爆发开来,锋锐无双,犀利至极,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啵啵啵数声响,然后连成了一片,天空中便有滂沱的血雨轰然落了下来,裹挟着一具具被剑光撕裂的尸体,重重落在了地面上。

  近百生灵,踏入了这轮回谷中,此刻不过弹指须臾,君长生连一口酒都没有喝完,竟然全都死在了君长生的长剑下。

  一剑碧落,强横如斯,让人叹服。轮回谷外慢了一步踏入的诸多生灵,全都被君长生这铁血手段吓到了,脸色惨白,身体僵硬,不敢再踏入。

  “君长生。果然是你!”

  一声厉喝,一个三眼族的大圣脸上带着冷笑,在诸多生灵惊骇的目光中,一步踏入了轮回谷。

  这是一尊诸天万界的大圣,修为不弱,应该是三变大圣。此刻面对君长生惊世骇俗的手段,不但没有感到畏惧,反而一步踏进了轮回谷,来势汹汹,有恐怖的杀机沸腾。

  “君长生,三千年前,你入我祖地,问我老祖要星光剑一看。我老祖不给,你竟然杀了我宗门上下,五千七百八十条血仇,今日,你和我,要好好算一算了。”

  那尊三眼族的大圣泣血怒吼,显然与君长生有刻骨铭心之仇。

  君长生喝了口酒,看着那尊三眼族大圣,微笑开口,“有这样的事吗?对不起,杀的人太多了,我记不起了。不过听你这样说,似乎还真有可能是我杀的。三千年前,我爱剑,走遍诸天万界,寻找绝世好剑。你那老祖的星光剑如果够好,应该就是我杀的了。”

  “可恶!”

  三眼族大圣顿时更怒,“如此滔天血仇,不共戴天。你竟然已经不记得了吗?!”

  君长生有些歉意道:“人世匆匆,太多人不想记,太多事何必记。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息。我的记忆,也只有七天而已。我要记得的,忘不了,我记不起的,何必留。只有这样,我才能求得长生啊。”

  “要长生,便要忘记过去。这样,每过七天,我都觉得是新的自己,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该死!”

  三眼族大圣愤怒出手,他刻骨铭心的仇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