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碧落黄泉(1/2)

加入书签

  林荒手掌探出,轻轻一拍,手掌厚重如大地,带起如同雷霆炸响一般的声音,冷漠吐出两字,“牺牲。”

  铿锵之音,轰然而起,林荒一掌将君长生的剑拍开,脚步一踏,手掌一变,化作一拳,轰然向着君长生胸口杀去,“希望!”

  君长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不以为意,手中长剑一转,唰唰激射出数点剑花,口中带着隽永的词调,轻声吟唱,“君不见,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剑意瞬间一变,剑气洋洋洒洒,如同美妙的画笔,在天空中勾勒出一幅凄惨场面,醉生梦死,朱门大户之外,偏偏有瘦骨嶙峋,累累白骨。天道不公的味道瞬间而起,轰然落下,一剑黯然,哀伤,落寞,叹息,这众生的罪恶。

  林荒目光漠漠,面无表情,拳头一往无前,铛的一声,便有一点希望如火,落在那凄惨剑气勾勒出的景象中,星星之火,瞬间燎原,破碎剑气。

  君长生轻笑一声,脚下交替而起,步步生莲,空灵飘渺,“好一个希望,当浮一大白。”

  君长生说做就做,手中再次出现一个酒葫芦,饮了一口,潇洒不羁的将酒葫芦抛给林荒,“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君不见,大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隽永的词调叹咏而起,君长生手中的剑便轰然落下,一剑之间,如大河之水,滔滔而下,如滚滚大势,碾压一切,如历史长河一般一往无前,摧枯拉朽,挡在前面的,全都要被碾碎。

  林荒手指一弹,没有去接酒,脚下踏罡步斗,轰杀出一拳,“奉献!”

  便是这滚滚洪浪,滔滔剑气汪洋,但林荒也只是一拳,奉献一生,海潮之音轰然而起,刹那间地面上就好像忽然出现了一汪大海,倒卷而起,与君长生斩杀下来的滔滔剑气,撞击在一起。

  轰轰轰!

  剑气与拳劲的碰撞,十万里之内全都化作了泽国,滔滔洪水冲天而起,湮灭了一切,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一切都被毁灭。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君长生轻笑一声,反手又是一剑落下,这一剑的味道大改,没有了此前那一剑的滔滔伟岸,变得细腻哀伤,剑中有两道佝偻的身影出现,似乎是林荒的父母,又似乎是在众生心中的父母,那是他们的一生,从风华绝代到佝偻半生。

  这君长生的剑,风格多变,简直是穷尽变化,种种意味皆在他的剑中,潇洒飘逸,狂放不羁,一剑落下,看似没有什么玄奥,但林荒分明在其中感受到了岁月大道的味道。这君长生竟然也是兼修多条大道的惊艳人物。

  最可怕的是他似乎摸索到了将多条大道整合在一起的方法,融于他的剑中,飘飘洒洒,便是出了三千剑,但三千剑法,各有不同。

  林荒微微颌首,面对君长生这样一剑,林荒只是一拳,这一拳还有些滞涩,是林荒刚刚从岁月大阵中领悟出来的不朽之意,一拳落下,虽然生涩,但却是缔造不朽,镇压岁月,轰然荡开了君长生的剑。

  林荒脚下一踏,再次轰出一拳,这一拳名为未来!

  君长生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手中长剑一转,再次落下,挡住林荒这一拳,口中叹咏而起,“君不见,一朝凌云志,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君不见,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君不见,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君不见,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

  “君不见……”

  君长生唰唰唰连续轰杀出三千剑,更难得的是每一剑,他都叹咏词调,弹剑而歌,字字如刀,如真,如理,如道一般先剑一步,杀进了林荒的心田之中,剑气滚滚而下,激荡纵横,连绵不绝,刹那间密布长空,如同剑网一般将林荒彻底包围,每一道剑气都犀利无双,可以湮灭大山大海。

  林荒目光一寒,脚下踏罡步斗,面无表情,手中八大神物轰然凝练在一起,化作一拳轰杀出来,“六道!”

  声音低沉,但却如同雷霆一般炸响天地,地水火风阴阳轰然而起,六大本源瞬间被林荒轰开,天空之中,刹那间诸天万道沉寂,只有地水火风阴阳六条大道如锁链,如星空,如山岳一般轰然落下,撕裂剑气。林荒拳劲不改,向着君长生当头打下。

  “君不见,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君长生目光冰冷空洞,脸上的笑容依旧,手中长剑一荡,剑气如画一般席卷而起,琼楼玉宇,神女飘飞,高处不胜寒,竟然勾勒出了天庭一角,向着林荒镇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