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渡三生四(2/2)

加入书签

159;林荒的念头了。而是轮回大圣的念头。

  这一场夺舍,似乎已经没有半点悬念了。等到无数次轮回之后,林荒只剩下不到三千念头,这一刻紧守本心,最后的抵抗,在一次次轮回之中,抵挡着轮回大圣的侵袭和篡夺。

  “还真是顽强啊。”

  轮回大圣意念冰冷。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想要夺舍一个第四变的大圣果然不容易,不过还好。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局面到了此刻的地步,林荒已经无力回天了。除非,他能在此刻斩掉恶身,以不可思议的手段,让念头纯净如一,彻底明悟真我。

  如果是那样,轮回大圣反而会直接被斩杀,他仅剩下的不朽意念。已经全部用来夺舍林荒的念头,篡改林荒的心灵。如果此刻的林荒忽然斩掉恶身。那轮回大圣的不朽意念,反而会被林荒当做恶身斩掉。不但无法夺舍林荒,反而一生不朽之念,反而要为林荒做了嫁衣。

  林荒仅剩的念头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知道此刻强斩恶身,才是唯一的机会,可以逆转翻盘。但想要斩出恶身,谈何容易。

  别说林荒刚刚渡过第四变,对意念上的修炼根本就还没有找到剧烈的方法入手,便是他已经找到了方法,但想要斩却恶身,明悟真我,又岂是容易之事。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困在第四变,不得寸进了。

  “没有用的。即便你是未来之主。即便你也领悟了不朽。但想要斩出恶身,谈何容易。人最难的,便是自知。”

  轮回大圣看出了林荒的想法,冰冷意念传递而出,想要让林荒绝望,但反而激起林荒剩下念头的剧烈抗争。

  轮回大圣也不在意,润物细无声一般,只是不停催动着自己的意念,裹挟着林荒沉沦进一场又一场的轮回之中。

  这轮回中的一幕幕,全都是轮回大圣的记忆,这是轮回大圣的人生,他要在自己的人生轮回中,彻底夺舍林荒。他此刻已经占据了林荒大半的灵魂,又借助三生石营造出一个个他记忆中难忘的画面。

  那些全都是轮回大圣的领悟,轮回大圣的人生,当一个世界的生灵告诉你,你是轮回大圣。当无数个世界的生灵,告诉你,你是轮回大圣。

  无数次的轮回之后,无数次的错误认知后,便是错的,也会变成对的。便是假的,也会变成真的。此刻的轮回大圣彻底占据上风,又借助三生石困住林荒,让林荒陷入无尽轮回之中。

  林荒的抵抗渐渐就变得无力,一枚又一枚念头湮灭,新生之后,已经换成了轮回大圣。当十二万九千三百六十五枚念头,全都被轮回大圣彻底占据,篡夺,轮回大圣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成功了。

  现在世上已经没有了林荒,即便还会有那个青衣赤脚,手持未来剑的人,但他已经不是林荒,而是轮回大圣。生灵就是如此奇妙,究竟是你控制着你自己,还是说你的念头控制着你自己。

  或者说是你的记忆在决定着你是谁。有个很简单的例子,你觉得你是你,不会有任何怀疑,因为你的记忆,告诉你,你的存在,告诉你,你是谁!但是若人失去了记忆,同样还是那个灵魂,还是那个肉身,但你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这就是人和神的区别。神存在,不依靠自己的记忆,因为意念如一,所以他永远知道是谁,不会是别的神。但人不一样,大多数时候,人是被自己的记忆支配的,他的念头没有彻底纯净如一,只是依靠记忆来认知自己。

  所以当失去了记忆,便会忘了自己是谁。而轮回大圣拖着林荒走的这一场轮回,渡的这三生,便是生生篡改了林荒的心灵和记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夺舍,仅仅只是篡改了记忆和心灵。

  就好像抹去了林荒的记忆,然后取而代之的却是轮回大圣的记忆。从林荒的记忆错乱,到最后的抹去,替代。轮回大圣做得无声无息,借助三生石中无尽的轮回,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他成功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斩出恶身,将林荒那剩下的最后没有显化出来的二百三十五枚念头,当做恶身斩掉,这一场夺舍,便真正结束了。

  轮回大圣冷冷笑着,他不是林荒,他是已经渡过第五变的大圣,对于斩恶身,并不陌生,他有自己的手段。十二万九千三百六十五枚念头开始闪烁,不朽的意念轰然而起,永恒真如,万劫不磨,万法不灭的真谛在每一枚念头中闪烁。

  十二万九千三百六十五枚念头在轮回大圣的意念下,在林荒的灵魂中排列开来,变化轨迹,组成一个玄奥如星空一般的阵法。

  这是轮回大圣自创的手段,变天击地,借助念头之间的感应,以永恒不朽之心,强行让剩下的念头显化出来,然后借助不朽的真谛,生生磨灭那些念头,璀璨新生,斩出恶身。

  这篇法门,是轮回大圣渡过第五变后,才揣摩出来的功法,穷尽意念奥义,自忖万无一失。十二万九千三百六十五枚念头璀璨如光,在灵魂中如同星空一般闪烁,每一次震荡,便有一枚暗淡的念头从灵魂中显化出来。

  “咦?!”

  轮回大圣忽然轻咦一声,察觉到一点古怪,在变天击地之下,剩下的二百三十五枚念头开始暗淡显化,但轮回大圣分明现这些念头竟然都存在于林荒灵魂的深处,好像被封印在同一个角落。

  “这是……”

  轮回大圣意念一惊,轻轻与那剩下的二百三十五枚念头一碰,立刻察觉到了不对,一生热爱,种种痴缠,付诸一生的热情轰然而起,恍惚中是一个白衣短女子的样貌。

  “不是修的无情道吗?那这痴缠热爱,种种情爱,是从哪里出来的!”

  轮回大圣陡然惊呼!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