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渡三生五(2/2)

加入书签

;母亲,自己要疼。所以乖巧的点点头,笑了起来,“嗯。我知道了。我睡了。”

  用被子盖着自己的脑袋,三生无声的轻叹一声,大人的世界,还真是搞不懂啊。为什么明明被抛弃了,却还要帮那个男人说好话呢。为什么这么好的母亲,还会被那个男人抛弃呢?天下第一又如何,成就神灵又如何,重要吗?

  没有了母亲的陪伴,那染血的神路,白骨累累,想必定然也是很寂寞的吧。

  白衣短发‘女’子静静坐在黑暗中,直到三生停止胡思‘乱’想,沉沉睡过去,才站起身来,打开自己的房‘门’,就听到父亲的声音轻轻叹息,“值得吗?”

  “我愿意啊。他做他的选择,我做我的选择。这不是很好吗?”

  “你明知道他修的是无情道。若是被他知道,以他的‘性’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他做不做原战我不管,我不能让你做了原战之妻,不能让三生做了原天罡。”

  白衣短发‘女’子沉默一下,随后轻声道:“我知道了。父亲,辛苦你了。‘蒙’蔽了天机,没有让他知道。”

  “哎。罢了。你要如何,便如何吧。我这做父亲的,不能为‘女’儿撑腰,难不成还护不了三生么!”

  白衣短发‘女’子便不说话了,伸出手想要抓住父亲的手,忽然心头一跳,便有如同‘潮’水一般的记忆汹涌泛滥,让她噗的一声吐出鲜血来。鲜血染红了白衣,让人心疼。

  “怎么了?情种怎么又反噬了。”

  白衣短发‘女’子说不出话来,脑中有无数记忆闪过,整个人瘫倒在地,骤然的惊变,惊动了三生他们。

  “母亲。你怎么了。”

  三生哭起来,他看见母亲嘴角的鲜血,那样的刺目,鲜红。

  “他,遇到危险了。”

  白衣短发‘女’子呢喃开口,此刻情种剧烈反噬,让她在刹那间看到了那一片苦海,看到了那一个邪恶的意念。

  有种种的明悟在白衣短发‘女’子心中闪过,她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有这一天,这不是情种在反噬,而是情种在吞噬,吞噬另一面的情种,成就己身。

  这意味着,他受到了极大的危险,近乎陨落一般。

  白衣短发‘女’子脑中无数念头闪过,是那些无尽轮回的片段,她看着他沉沦,看着他被篡夺了意念,被篡改了心灵。

  白衣短发‘女’子心中便觉得苦涩,难过,心疼,她爱的男人,要做那天下第一,怎么可以在这里就倒下。怎么可以不走到那巅峰。他断情绝爱,一生无情,怎么可以还是输给了别人。

  “种神之法!怎么会是种神之法?!”

  轮回大圣的意念在苦海中掀起了剧烈的‘波’涛,便是明悟了不朽的他,此刻竟然也有些惊悸,难以置信,心中一片苦涩。

  他没有想到,自己‘精’心寻找到的夺舍对象,不光是未来之主,还竟然修炼了种神之法。

  “很好。千算万算,还是敌不过天算么!哈哈。我以为这是我的局,想不到到头来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池主也‘插’手了。三大神主,你们的好算计。怕是连我也在你们的算计中吧。但为什么,为什么这最后的未来之主,不能是我来做,我来当!”

  “只是换了一段记忆而已,有什么区别。你们竟然连这最后的机会也不给我!”轮回大圣惊怒咆哮,他事先也看出林荒是未来之主,但也没有在意。因为他并不是想吞噬林荒,甚至都算不上是真正的夺舍林荒。只是篡改林荒的心灵,以为可以取林荒而代之,但现在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

  池主也‘插’手了,布下了种神之法,此法一出,一切便由不得轮回大圣了。若他此刻斩下林荒最后的念头,触动情种,那么不光是他,还有林荒的一切,都要做了另一枚情种的养分。

  只凭这情种在,轮回大圣便知道这一局,他输了。赢不了。若是早知道林荒的无情道,是因为修炼了种神之法,凝练了情种,他哪里还会选择夺舍林荒。如今想来,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很好。很好。想不到我竟然会死在池主和明主的争斗之中,也该算死而无憾了么。明主的棋子,最后还是成全了池主的棋子么?当真,可笑啊。”

  轮回大圣气得想要吐血,他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难得选中一个人夺舍,竟然还卷进了池主和明主的争斗之中。

  “也罢。也罢。林荒,我与你也算是同病相怜,一起做了这嫁衣。只是到头来,若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那我与你此生,也太悲哀了!”

  轮回大圣狰狞开口,十二万九千三百六十五枚念头轰然冲入情种之中,想要看看那情种的另一头,到底是谁!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