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十万年只等一人(2/2)

加入书签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踏步,抬手,握拳,只是这一次,他的身边多了未来之主,未来之主也如林荒一样,踏步,抬手,握拳。甚至比林荒更快,先行出手,轰出了一记六道轮回。

  刹那间又有一道紫色的气流被轰碎开,定住地水火风,分割了阴阳,轰然声中,那紫色的气流中摩擦出紫色的雷霆,轰然劈了下来,要破灭未来之主打出的那一方世界。但林荒的拳落了下来。一拳便湮灭了那紫色的雷霆。

  林荒身躯一震,但脚下半步不退,反而踏前一步,再次轰出了一拳。而未来之主也是同样,再次厉喝一声,与林荒并肩一起,再次轰杀出六道轮回。

  一拳之后又一拳。林荒和未来之主就好像不知疲惫的神灵,步步向前,一拳之后又是一拳。转眼就是三千拳,三万拳,三亿拳。

  时间过了许久,一年,或者三年,都无所谓了,林荒和未来之主只是不知道疲惫的轰杀出一拳又一拳,终于那紫色的气流中,有一方颤颤巍巍的世界,终于缓缓成型。

  那世界是如此的小,不过门户大小,但其中似乎蕴藏了无数的真理,只要踏入就能得到世人渴望的一切。

  林荒停下了手,未来之主也停下了手,那些沉浮在紫色气流的身影,便全都看向了看方世界,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因为无数年枯守,他们终于等来了这个人,等到了这扇门,看到了那条路。

  轰轰轰!

  紫色的气流中便轰然有三座山峰的虚影缓缓碎裂开,化作三个倒悬的大字,扭曲无数光芒,只是三个字,却比起林荒轰杀出的三千拳,三万拳,三亿拳都更加可怕,煌煌昭昭,直接镇压了这天地尽头处的无数紫色气流,落在了林荒开辟出来的那一方小世界上。

  一个字落下扭曲万古,不是诸天万界的任何一种文字,但所有人都能明白那个字的意思,知道那个字的意味,但似乎又什么都不明白,只能念出那个字的音节,便足以耗尽他们的全部力量。

  那个字,是煈,煈主的煈!

  一个煈字落下,那一方小世界之中,就瞬间有了风与火,呼啸而起,连绵如龙一般,扫过整个小世界,那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小世界,就瞬间得到了根基一般,开始变得神圣。

  轰然声中,另外一个字落了下来,与那个煈字一样,充满了无尽的道韵,所有人都明白,但所有人又都不明白,那个字是池,池主的池!

  一个池字落下,那一方小世界之中,就瞬间有了地与水,与那风与火轻轻一撞,便瞬间定住了地水火风,,整个小世界就瞬间坚固起来,好像真的开辟出了一个世界一般,就如诸天万界一样,只是它太小了。小到只能容一个人踏入。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扭曲了日月,引动了无尽变化,因为那个字是明,明主的明,地水火风为基,阴阳为变,这一刻,那一方小世界变得如此真真切切,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那是一扇门,门的背后有一条路,成神路。

  那扇门就落在林荒与未来之主联手开辟出来的那一方小世界中,只是那一方小世界是如此的小,小到只能容一个人踏入,小到一人走后,就会瞬间崩溃。

  这里是通神古路的尽头,这里有一扇门,门后有一条路。但门只容一人开,路只能一人走。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扇门,但没有人去想那扇门口的那条路,所有人脑中都在想那三个字,林荒也是同样。

  煈,池,明。三个看似普通,但细细一想,却是如此可怕的字。那是只属于神主的称号,此前林荒没有细想过,但现在亲眼看到了那三个字,他和所有人才知道,何谓神主,也终于知道这世间只有这三尊神主。

  什么地神君,水神君,什么天帝,什么人皇,什么光明神主,黑暗神主都是虚妄,因为世间只有三尊神主,三尊生生合了两条大道的存在,也只有那样的存在,才能成为高高在上的神主。

  煈主掌风之大道和火之大道,池主掌地之大道和水之大道,明主掌太阳之道和太阴之道,他们的姓氏已经说明了一切,但所有人此前都没有去细想过,到了此刻,才终于明白何为神主。

  所以林荒有些沉默,所有人都在沉默。沉默不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是因为知道太多,所以才沉默。

  在场的每尊身影都是傲视万古的人物,自负无敌,有成就神主之志,但此刻明悟神主到底为何,所有身影便全都沉默下来,以身合道已经艰难,何况还要在合道之后,再合一条大道,其中之艰难,怕是神灵也要绝望。

  林荒不由得就想到了自己在剑神记忆中看到的那些场景,终于明白哪怕在天庭,哪怕是诸神,面对三尊神主,也只有臣服,而不敢违逆。

  因为那本身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也不知道是谁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看向了那一扇门,彼此的目光便变得纯粹起来。

  轰隆隆!

  忽然之间,在那紫色的气流之中托起了一座擂台,上面密密麻麻绘满了字迹,每一个字迹,似乎都是一条大道,都能看到一尊亘古长存的身影。那座擂台缓缓而起,挡在了那扇门户之前,挡住了那一方小世界。

  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都变得平静而又热烈,这一幕似乎没有出乎他们的预料。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座擂台,那是绘满了诸神的姓氏,秉承神主意志而起的擂台。

  诸神的目光都落在这擂台上,神主的意志也加持在这擂台上,原来不止是他们在等,那高高在上的诸神也在等,等一个人,打开那扇门,走完那条路,成就一尊神。

  “最后的神位。十万年,只一人。”

  有意念平静而起,似乎是诸神的意念,神主的意念,但似乎又是在场所有人的意念,这一刻所有人都有明悟,这里是天地的尽头,这里是最后的舞台,十万年,只等一人。未完待续。。u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