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堕落罪骑下(1/2)

加入书签

  林荒卷土重来,魔临人间,诸天众生共惧,虽然林荒在覆灭了大禅界后,沉沦入黑暗之中,再无声息,但横空出世的堕落罪骑,裹挟可怕罪孽,熊熊业火,一日之间,入侵八方世界,所过之处,如林荒亲临,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一时间,整个诸天万界都谈堕落罪骑而色变,惶惶不可终日。

  九山界。

  这一方世界,被无尽汪洋覆盖,因大海之中有九座巨大无比的神山,而闻名诸天,乃是靠近大禅界的一方大世界,也是这一次被堕落罪骑入侵的八方世界之一。

  此刻一半的海水已经漆黑如墨,六座神山都彻底沉沦在了黑暗之中,再不可见,堕落罪骑来势汹汹,哪怕九山界的生灵,早在林荒覆灭大禅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向其他世界迁移,但没能离开九山界的生灵依然极多。

  大半世界沉沦,六座神山被毁,九山界中可以说是生灵涂炭,死伤无数,这些无头的黑色身影,宛如从深渊中走出的骑士,裹挟滔滔罪孽,燃烧熊熊业火,被世人称之为堕落罪骑,虽然每一尊比起荒魔来说不过是萤火之光,但对于九山界的绝大多数生灵来说,都是不可抵挡的存在。

  而且相对于面对林荒,于不知不觉中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沉沦,这些堕落罪骑的实力,似乎也不过三步大圣的修为,可以一战,但这样一来,反而让被入侵的八方世界,死伤更为惨重。

  如果说林荒一步步踏来,是最绝望的沉沦,那这些堕落罪骑掀起的就是残酷的战争,这群无头的骑士,冷酷残忍,所过之处,无论老幼,无论男女,通通都是杀光,鲜血染红了大海,山岳,然后又被黑暗覆盖。

  浓烈的罪和血,埋没在黑暗之中,泛起残酷的血腥味道,让人恐惧。

  蓬莱山,这是九山界仅存的三座神山之一,也是九山界对抗堕落罪骑的最前线。踏着海水,鲜血,黑暗,罪孽而来的堕落罪骑已经登上了这座山。

  人数不过万余,但所过之处,无人能挡。

  “可恶,这些堕落罪骑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要告诉我,都是荒魔意念一动所化,若荒魔真有这等本事,那诸天万界,根本就没有希望可以战胜荒魔了!”

  看着一万余堕落罪骑跨海而来,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摧毁,众生都被杀戮,有人忍不住绝望开口,眼眶中都流出鲜血来。

  听到此人的喊话,其他人都是面如死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有人实在无法面对堕落罪骑残酷的杀戮,理智崩溃,颤抖着嗓音,唱着古老的赞歌,想要临时抱神脚,开始信奉许倾城。

  但仓促之间,哪里能够全身心的信奉,不过这对于九山界的生灵来说都是最后的稻草,特别是看到一尊圣位强者也开始理智崩溃,信奉许倾城,蓬莱山上的许多民众就忍不住开始跪拜,祈祷。

  一开始那信仰的光极弱,但渐渐就变得狂热而又圣洁,特别是在一个生灵信仰虔诚时候,终于化作一道白色的光,被接引到虚空之中,脱离了这杀戮的苦海。顿时就让其他人的信仰变得更加狂热,激动起来。

  晨辉大圣面无表情,若是以前,见到这样的人,他一定会辣手无情,直接击杀,但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空去理会这些了,他只是瞪大了眼睛,扑扇着洁白而又神圣的十二对羽翼,冷冷看着那些堕落罪骑,缓缓向着蓬莱山逼迫而来。

  他的目光很好,可以看清楚万里外飞舞的苍蝇翅膀,但现在他却从未有过一刻,如此痛恨自己有着这样好的视力。

  因为他的目光是如此清楚的看到,那大山脚下,刚刚从黑色大海中一步踏上来的堕落罪骑之中,分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他这三十年来无数次都想见到,但此刻却决然不愿意看到的身影。

  虽然那人此刻身为堕落罪骑,已经失去了头颅,是无头的骑士,但晨辉大圣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不是因为他背后扑扇的十二队黑色,浓烈罪孽的羽翼,也不是因为他身上还穿着天人族古老的战甲。

  仅仅只是因为那人衣领折角的地方,还绣着一个曦字,晨曦的曦。那个字,决然不会错的,那是他们母亲为他们绣出的字迹。

  晨辉大圣的衣领处也有,是一个辉字,而他的兄长,三十年前义无反顾,要做绝世英雄,抛头颅,洒热血,要为众生一战,镇压荒魔的晨曦大圣领口处,绣着的是一个曦字。就跟此刻那铁血无情,冷酷残忍杀戮众生的无头堕落罪骑领口上的那个曦字一模一样。

  只一眼,晨辉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