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做自己的神!(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从何时起,不管从诸天万界中的哪一个世界抬头看去,天空中总有一条便是烈日阳光也抹不去的黑线。% 那黑线看似极慢,但一点点的向着光明推移着。

  诸天众生都知道那黑线代表着史上第一大魔神荒魔的脚步,到了现在,众生更是知道,那黑线代表的不止是荒魔,还有无数无头的堕落罪骑,比起荒魔,更加残忍冷酷,杀戮无数的堕落罪骑。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诸天众生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抬头看向天空,看一看黎明有没有照常来临,太阳有没有照常升起,那该死的在烈日下都抹不去的黑暗阴影会不会消失?

  没有人知道,在那黑暗的阴影中,那席卷诸天万界,已经占据了一分星空的黑暗之中,那翻滚着罪孽,诅咒,邪恶的黑暗深渊中,有一个神座,神座上有一个黑衣黑黑色眼眸的男人,也同样抬着头,仰望天空。

  他的目光极远,极深,所以哪怕隔着重重的黑暗,他也能够清楚看到那无尽虚空深处,播撒洁白神圣光芒的神殿。

  在深渊仰望神殿,不知道从何时起,变成了林荒的一个习惯。他波澜壮阔,称雄万古的前半生,都随着那神殿,飞到了黑暗触摸不到的地方,永远高挂,但之间却隔绝着深渊的距离。

  这众生的罪孽有多深,这众生的恶有多浓,这诸天万界有多广,他与那神殿之间的距离就有多远,远到诸天众生都看不见这黑暗深渊的尽头,远到连时间都无法丈量这黑暗的深邃。

  林荒目光漠漠,面无表情,一个人坐在这孤独的神座上,无尽的黑暗陪伴着他,周围一片死寂。那让诸天众生诅咒的堕落罪骑,也不敢靠近他。

  时间在这黑暗中都变得没有意义,因为时间的存在,只会无休止的将这黑暗中的孤独寂寞拉长,无限的拉长,看不到终点。

  如果是一个凡人,想必只要坐在这黑暗中,想一想以后无尽的岁月都在这孤独黑暗之中,独自承受,想必立刻就会崩溃。

  但林荒面无表情。目光漠漠,跟以前似乎没有两样。他已经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寂寞,如果成神,想必也是这样的日子,任何的情感,任何的情绪,都会被五十六亿年的光阴抹去。

  燃灯说得对,成神。就是把自己变成石头。因为只有石头,才能忍受得了无数个五十六亿年的孤独和寂寞。

  而成魔,似乎也是一样。同样的孤独,寂寞。只不过那神座高高在上。万人敬仰,那魔位沉沦深渊,万人唾弃。

  但这不是一样吗?当神的,不会在意这些。做魔的,又何必在意这些。

  永世不朽和不过春秋比起来,到底谁更有意义?

  林荒不知道。也不会去想这些。世人揣测过他为何成魔的许多原因,但其实真的很简单,林荒只是做了一件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能接受,但其实只是照着他的心意去做。

  成神也好,成魔也罢,当生命变得无尽,变得不朽,那世俗的一切,或者说生命为之精彩的一切,都会在无数个五十六亿年后,变得没有意义。

  好在当年的林荒,还不是五十六亿年后的林荒,所以他做了一件,他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哪怕与全世界为敌,但那又如何!

  岁月是对生灵最残酷的玩弄,因为他总是在你还没有做好决定之前,就冷酷无情,没有半点留恋的离开。哪怕你下一秒就做出了决定,那终究已经是下一秒了。

  活在当下,简单四字,但又有谁能够做得到。

  如果生命无尽,那便在变得麻木之前,做自己想做的。

  如果生命有终,那便更应该在死亡之前,做自己想做的。

  活着,从来都不是为了生存,不是为了被别人摆布,被规则摆布。做自己想做的,只要你愿意去做,你会现,或许在别人眼中,你是傻瓜,是蠢货,是疯子,是白痴,甚至是恶魔,但在你的世界里,你就是自己的神!

  做自己的神,不要去做别人眼中的人。可惜,红尘滚滚,世俗无尽,这世界愿意做神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林荒在做自己的神,但在别人眼中,他却成了世上唯一的魔,但那又如何,对于林荒来说,其实他的想法从来没有变过,他要成神,成的是自己的神,不是别人的神。

  无尽的黑暗中,林荒似乎已经忘记了思考,抬头看了眼那氤氲洁白神圣光芒的神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