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三(1/2)

加入书签

  “我辈中人,不过是可以死,不能输罢了!”梦神机长啸一声,反手一掌,迎上帝天,“帝天,你嘲笑我等的愚蠢,我怜悯你的软弱!放弃了自己的坚持,放弃了自己的道,你在我眼中,如此可悲!”

  梦神机声音如雷霆一般炸响,字字惊雷,伴随他出手如风,如电,轰杀虚空,一掌把握虚空,移山填海,改天换地,强横伟大,化作一只巨掌,包裹虚空,浩瀚世界,飘渺而又厚重,宛如九天宫阙坐落,又好像一叶青萍飞天,向着帝天镇杀而去。

  “你的执念,你的坚持,你的道,到头来,不过是昨日黄花,让我不屑一顾!你以为你做了对的选择,但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鼠辈而已!”

  梦神机长啸一声,脚步连踏,步步生莲,手中翻盖天穹,破碎一切。

  “古往今来野心第一!这八字,你不配!你不配啊!”

  众人的声音齐齐炸响虚空,意念浩瀚,千夫所指,让人心中如遭雷击一般,帝天的脸色就变得极度难看起来。

  脚下连续踏出数步,帝天一手凛冽大日,一手执掌弯月,轰杀出日月神拳,一拳之后又一拳,连绵在一起,刹那间掀起日月潮汐,恐怖风暴,黑与白,光与热,冰与寒,交替而起,化作一方黑白太极,打退梦神机的手掌,打退两仪微尘阵的绞杀。

  帝天长啸一声,目光冰冷,语气冷酷,“很好。蝼蚁之辈,也敢妄言逆天。你等不知死活,当真可笑!梦神机。说什么可以死,不能输!今日我就告诉你,这个世上。活着才有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等自以为可以慷慨从容赴死。那我就成全你等!日月沉沦!”

  帝天厉喝一声,双手握拳连续轰杀而出,日月沉沦,一轮日,一轮轮圆月全都轰然而起,好像整个域外星空中的星辰都被帝天召唤了过来,瞬间殉爆,化作无尽日月风暴。摧枯拉朽,湮灭一切,打爆了虚空。

  帝天的强大完全展露了出来,在这个诸神不出的时代,在这个林荒沉沦深渊的时代,梦神机重伤,易子重伤,帝天便是最强者。

  帝天的修为此刻彻底展现出来,只手撑天,便是梦神机裹挟诸天强者布下两仪微尘阵。也有要被帝天打爆的趋势。

  如此可怕,连续数拳,一拳比一拳强大。一拳比一拳浩瀚,日月风暴,日月潮汐,日月沉沦,彻底连绵在一起,就好像整个星空中所有星辰都已经殉爆了一般,无上之威瞬间爆而出。

  梦神机大口咳血,脚下踉跄后退,胸口被打穿。而那组成两仪微尘阵的诸天强者更是不堪,哪怕仗着阵法之威。在帝天拳下也是死伤上百,所有人脸色都充满了绝望。不知道该如何对抗帝天。

  帝天之威,强横无敌,冷笑一声,负手而立,脚步连踏,每一步踏出,都好像踩在每一个人的心田上一般,语气冷漠,冷酷无情,“也罢,到了现在,留你们也没有用了。你等自以为伟大,那就通通给我去死吧。”

  帝天狂笑起来,“梦神机,我很想知道,你死之后,还能不能像此刻这般假仁假义!”

  梦神机大口咳血,伤势越可怖,面对帝天的杀机,梦神机只是从容一笑,再度站起,挡在帝天面前,“帝天,何必多说废话。道之所在,虽九死而不悔!我的道,便是要阻止三大神主!虚幻也好,真实也罢。这世界既然存在,就有存在的理由。这众生既然存活,就该有存活的理由!”

  “若这一切是假,那三大神主又何必害怕这屠尽众生的滚滚罪孽!假作真时真亦假!帝天!你的选择,我不屑啊!”

  梦神机大笑一声,慷慨从容,哪怕此刻的他知道,以自己重伤之躯哪怕加上诸天强者帮助,也决然不可能是帝天的对手,但那又如何,这是他的选择不是么!就好像林荒的选择一样,哪怕与全世界为敌,也要走下去。

  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下去。梦神机承认他的确没有那么伟大,不是为了挽救诸天众生才与三大神主相抗,才与林荒相抗。他仅仅只是想和三大神主相抗,仅仅只是想为当年被三大神主诛杀的梦神报仇。

  简单到极致,纯粹到极致,但谁敢说这不是伟大的心念。不要去管梦神机的初衷是什么,至少这一刻他是站在诸天众生这一边,这一刻他是在为诸天众生而战。

  事实上在场的诸天强者中有许多人何尝不是这样简单而又纯粹了,他们没有世人想的那么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