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 此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五(1/2)

加入书签

  剑光撩起,惊艳天地,整个妖界都在这一剑之下,被直接斩落成两截,飘荡在虚空之中,无尽的虚空乱流冲杀进来,无声无息之间,亿万妖界生灵瞬间湮灭在可怕的虚空乱流之中,只有不少强者得以幸免,但却是顾不上去管那些牺牲,毁灭,仰起头,看着那斩裂了一方大世界,以整个虚空为战台交战在一起的两人。

  确切的说是一人一剑。那人是易子,此刻已然非人一般,气息浩瀚,吞吐之间紫金色的雷霆闪烁,一半的妖界没有半点悬念,就在易子的吞吐之中,瞬间湮灭在无尽雷霆之中。

  重重紫金色的雷霆轰杀在那柄未来剑上,打出金色闪电,却无损那柄未来剑分毫,反而让那柄未来剑更加璀璨,绚烂,迤逦剑光,一斩而落,让易子冷哼一声,掌心滴血,面无表情,冷酷无情,“好。好一个林荒。果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想将我等一网打尽。你当真是好算计!”

  “不过我可不是梦神机那样的蠢货。梦神机竟然会蠢到相信你,以身成剑。还有帝天和大禅也是废物,背靠三大神主,竟然还是被你所杀,简直丢尽了我辈中人的脸皮。不配与我为伍!”

  易子冷声开口,语气不屑,此刻他炼化了诸神神力,气势暴涨,力量突破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极致升华,便是梦神机,便是帝天,便是大禅圣者,也没有放在他眼中,不配与他相提并论了。

  持剑老人以身合剑,剑光纵横,迤逦万万里,激荡虚空之中。所过之处,锋锐无双,一切都要被斩开。对易子的话充耳不闻,一剑之后又一剑。要将易子斩杀。

  易子弹指之间,与未来剑对撞几次,金戈铁马一般的声响连绵而起,每一次碰撞,都有雷霆撕裂万丈,摧毁一切,易子站立原地,不动如山。手指连弹,弹飞未来剑的袭杀,冷笑一声,看着自己的手掌,指尖已经有鲜血切割而出,顿时大怒。

  “很好!林荒,你果然算计不错。此剑威能,的确是不可思议。但你真身不来,难道就以为凭借一柄剑,就能杀我不成!我可不是梦神机。帝天那样的废物!林荒,你给我出来!”

  易子动怒,他此刻自负无敌。本以为到了这个时候,会来袭杀的是林荒,结果林荒根本就没露面,只是拿了一柄剑出来,就要斩杀他。

  更可恨的是,这柄剑还是刚刚成就,未曾杀人,现在明显是要拿他当做祭剑之人,如此小视他。让易子如何不暴跳如雷。

  他抛弃众生,背叛诸天。放弃一世英名,才换得此刻的威严和力量。就是为了在这一场浩劫中与林荒争,与神主斗。但现在他大势已成,却现林荒竟然还是没有将他放在眼中,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厉喝一声,易子一步踏出,全身上下不朽金光璀璨而起,合拢在一起,在虚空中写下一个又一个神名,那是诸神降临下来的神力和大道碎片,此刻被易子彻底熔炼在一起,纳诸神神力为一体,诸天大道融为一炉,刹那间被易子打出了无上绝学,惊天动地。

  “林荒,你敢小瞧我!便让你看看,我炼化诸神神力之后,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万神朝宗!”

  一声厉喝,易子此刻畅快不已,无尽神力随他调用,诸神之道尽在他掌中,诸神之力尽在掌控,一掌之间,万神朝宗,彰显此刻易子的野心勃勃,却是自比神主,要在人间重现万神朝拜之举。

  刹那之间,无尽神名碎裂开来,一尊又一尊模糊的金色光影从那些神名之中走出,那是高高在上的诸神,哪怕不是真身,仅仅只是神力所化,但易子炼化了诸神神力,这些金色光影每一尊都是对应的纯正神力所化。

  虽无其形,但已得其神,一掌拍出,诸神朝拜,万神朝宗,刹那之间在易子掌心之中,直接落下了一座山峰,山峰倒悬,上面密密麻麻托举着金色的光影,诸神的道,诸神的神力汹涌澎湃如大海一般,轰然向着未来剑镇压而去。

  未来剑剑光撩起,瞬间撕裂无尽剑气,与易子镇压下来的山峰拼杀在一起,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响起,那剩下的一半妖界便瞬间轰碎成渣,如有实质的音波扩散开来,摧枯拉朽犹如剑光一般,所过之处,那些妖界中幸存的诸天强者全都被碾杀成渣。

  刹那间妖界所在的方圆数万光年距离内,竟然没有半点生命幸存,仔细看,还有一人,被包裹在黑暗之中,随着黑暗的星空漂浮,正是洪人易,只不过此刻的洪人易早已经昏迷了过去,对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轰轰轰!

  惊天的撞击之后,易子狂笑一声,反手又是一掌落下,“我现在强得连我自己都可怕,林荒你再不出来,就看着你费劲心机铸成的未来剑,在我手中断裂吧!”

  “诸神为工,日月为碳,天地烘炉!”

  易子长啸一声,双手打出一个个印诀,摘星拿月,双手一合,无尽不朽金光瞬间惊艳而起,一尊尊金色的光影一起汇聚成做金色的鼎炉,裹挟天地之威,将未来剑笼罩在其中,附近星空的一颗颗星辰全都轰然撞击而来,落入那金色的鼎炉之中,化作极致可怕的火焰,升腾而起,要炼化未来剑。

  “哈哈!林荒。你给我出来!”

  易子狂笑一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不可一世,坐镇那天地烘炉之中,无尽璀璨的金色都要为易子唱赞歌,让易子的气息更加深不可测,宝相庄严,神圣不可侵犯。

  一颗颗星辰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落入那座横亘虚空的金色鼎炉之中,一靠近未来剑,就瞬间殉爆开来,化作足以熔炼诸天的火焰,升腾而起,要将未来剑生生炼化。

  唳!

  一声尖锐到极致的厉喝声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