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浴桶竟然被恶奴轰然撞烂,桶散架,人倾倒,但拥吻的一对男女却久久没有分开。

  ***    ***    ***    ***

  接近黎明之时,小奴隶这才回到了房中,不待两个臭屁大侠追问,他主动解释道:“大侠,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了我家小姐,她会帮你们离开。”

  石诚夸张地比了个口乾舌燥的动作,然後抱起茶壶大口灌了起来,陆云天对此哑然失笑,而木青霞却彷佛被针刺般颤了一下。

  “你家小姐会听你一个下人的话?”

  陆云天首次仔细地打量了奴隶少年一眼,他身後的美妇人则眼神游移,一时间竟不敢正视石诚。

  其貌不扬,其身不壮,不会武,也不像会文的模样,一米七几的石诚在这镜花大陆就是一个瘦猴,陆云天怎麽也看不出奴隶有啥特别之处,木青霞虽然知道原因,但她可不敢对呆板迂腐的丈夫说明。

  石诚傻傻一笑,双目透出憨厚诚恳的光华,故技重施道:“大侠,我小命儿还在你们手里攥着,我敢骗你们吗?放心吧,我已计画好了,最多两三天,你们就可以顺利出城。”

  包子城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李县令还是没有抓到钦犯;忙活一天後,他如丧考妣地回到了家中,坐在书房是长吁短叹,却不知道钦犯只在几墙之隔的自己家中。

  李家某个奴隶却是暗自偷乐,并催着有点不良於行的小姐向老爷书房走去,边走边说,“老婆,我那两个老乡急着回家,你一定要帮忙哟!你可是上将军的徒弟,女皇不敢真的对付你家的。”

  “咯咯……讨厌,不许叫人家老婆,好粗俗,只有你们什麽地球村的山里人才那样叫。”

  打打闹闹间,二人已来到了李县令面前,石诚双目透出无比的忠心道:“老爷,让我也参加搜捕吧,多一个人多一双眼睛,我石头生是李家的下人,死也是李家的下鬼。”

  此话一出,再加上玉莹帮腔,李县令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奴隶服一脱,石诚首次换上了衙差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家伙与小魔女是一马当先,把千家万户的房门拍得砰砰直响。

  来到第一家,石诚又带着他招牌的诚恳目光,来到了惊慌的屋主面前,惊喜的笑意突然在少年脸上绽放,无比激动地握住屋主手腕道:“啊,这不是恩公大叔吗,前年我摔到崖边,全靠你救我一命呀!”

  少年的兴奋弄得屋主一愣一愣,极度热情的家伙紧接着压低声音。以极度紧张的话语道:“恩公,有机会就出城避一避吧,上头说了,後天再抓不到人,就要每天杀十个老百姓,逼逆贼出面。”

  不待屋主一家被吓得脸发白,石诚已转身而去,每隔半条街,他就会以各种藉口留下相同的消息。

  第二天,一股暗流掀得包子城上下浮动,流言的力量果真可怕,当石诚从府中一个奴仆口中听回来时,已变成了官兵每天杀一千个老百姓。

  鸡鸡那个东东!真离谱,这是谁造的谣,一点也不尊重原创。

  石诚满街游走,感受着那人人自危的紧张气氛,满意地暗自一笑,少年知道可以放上第二把火了。

  万事皆备,只欠东风,石诚累了几天,难得悠闲下来,躺在逍遥椅内,翘起二郎腿,悠然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逃出生天的时刻越来越近,就在傍晚时分,一批意料不到的访客完全打乱了奴隶的计画。

  “石头,快来帮忙,快呀,女皇陛下再隔一炷香就要来了。”

  李府上下刹那间忙得一团糟,石诚脑海嗡的一震,蹦了起来,下意识问道:“女皇来干什麽?”

  老管家忙得连胡子都翘了起来,一边催着下人跑动,一边回应小姐身边的大红人道:“听说是要在这儿举办一个什麽庆功宴,唉……石头,你别走呀,前厅正缺人手呢!”

  小奴隶哪还有心情挣表现,哧溜一声蹿回了屋中,急声对陆云天夫妻道:“大侠,我这就送你们出府,快,轿子已准备好了,我这就去找小姐。”

  “慢着!”

  一条水袖将少年卷了回来,木青霞眼中灵光闪动,绝美丰姿瞬间冷了几分,“我们暂时不走了,你立刻出去弄两套下人衣衫来。”

  “啊,你们想……”

  石诚的眼珠子瞪得特别地大,恨不得把老天骂出个洞,鸡鸡那个东东,事情怎麽变成这样了,这不是推自己下火坑吗?

  陆云天重重一点头,灭绝了奴隶最後的侥幸,“这是老天给我们的机会,一定要杀了女皇帝!”

  木青霞突然一把将瘦猴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道:“臭小子,事情一完,我就给你解除禁制,不然你就等着七窍流血吧!”

  “是!”

  少年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下来,小命还在人家手中攥着,他又怎能不低头。

  唉……原来老天还是没开眼,一旦这两个臭屁大侠出手,杀不杀得了女皇,李家上下包括自己一定都会人头落地。

  怎麽办,怎麽办……

  陆云天与木青霞抓紧时间调息运功,只听一阵骨头脆响,一对江湖侠侣竟然大变模样,穿上下人服,还真像两个奴才。

  “青霞,水无心身边高手如云,以咱们如今情形,只有一次机会,千万不要冲动,只能利用你的火龙针,一击必杀!”

  石诚整个人好似行屍走肉呆在一旁,但狡猾奴隶的耳朵却没有闲着,听到二人对话的刹那,少年心中猛然一动,为了保命,他人生第一次有了勇敢的冲动。

  画面一转,时光一闪,李府大厅已是一片灯火辉煌,身为主人的李县令连坐的地儿也没有,只能像条狗一样在厅门外等候差遗,反而是李玉莹以上将军关门弟子的身分厅中有位。

  水月女皇自然坐在上首,左边就是玉莹与她师姐月媚,以及几个石诚不认识的上层女官;右边第一席就是男尊帮叛逆丘凉,再下是几个女子武将。

  石诚站在玉莹身後服侍,垂眉低眼的小奴隶心中暗自一叹,果然是女人当道的世界,偌大的厅中就没有几个男人官员。

  水月女皇悠然举杯,众人急忙附和,一番客套後,女皇首先对贪慕富贵的丘凉道:“此次重创男尊帮,重伤贼首陆云天,丘将军居功至伟,朕敬你一杯!”

  表扬完功臣後,女皇的目光又转向了月媚这边,悠然笑语道:“月丫头,无情身子可好,让她要多多保重,朕的天下还要靠她保护呢,水月两家可是不分彼此。”

  “咯、咯……陛下,家师也经常念叨着您,月媚替家师敬陛下一杯。”

  玉莹别看平时刁蛮任性,此刻竟也十分乖巧,及时举杯甜蜜蜜地道:“玉莹也祝陛下永远是天下第一美人!”

  “咯、咯……两个丫头小嘴真甜!”

  酒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