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俯,水汪汪的美眸已被少年神秘的影子占据。

  “哈、哈……我会飞啦,呀——”

  空中飘来家丁得意的笑声,不料,适才帮忙的山风突然风向一变,得意过头的恶奴恶有恶报,就像一块石头般翻滚着向地面砸去。

  “啊,不好!”

  直到连串撞击声传来,三女这才回过神来,然後奸似三支利箭跃向了山下。

  “小姐,他……死了吗?”

  “他死不了的!”

  月媚的话语比思维还快,末了又下意识补充道:“他摔下来时离地已经不远,又是顺着山壁坠下,一定没事儿。”

  “救……救命啦……”

  果然,科学女狂人话音刚落,一只颤抖的大手就从人形大坑中伸出,紧接着,一个几乎要散架的少年一点一点地爬了出来。“咯、咯……石头,你果然是打不死的超级沙包呀!”

  月媚眼底的一缕担忧立刻化为了青烟,一挥手,两丫环把石诚架了起来,转身又要向山话算话,绝不反悔!”

  月媚眼中闪动着自信的光华,她这小伎俩可是无往而不利,至今还没人能赢得了她。

  石诚一脸地凝重认真,心中却是暗自偷乐,生在骗子年代的少年捏着左边卡片道:“小姐,这一张肯定——不是!”

  月媚眼中的喜色瞬间停滞,游戏玩了无数次,她还是第一次碰上这麽回答问题的家伙,一种不妙的预感窜入了巨乳少女心海,让她突然变得无比兴奋起来。

  石诚捏着右边卡片故技重施,看着无良恶女有点呆滞的玉容,少年得意地笑问道:“小姐,只剩下这一张了,你不会告诉我也不是吧?嘿、嘿::游戏可不能作弊哟。”

  “石头,本小姐是故意让你的,别得意。”

  月媚难得守信道:“说话算话,今儿你就不当飞人了,现在去——大小姐那儿吧!”

  扑通!石诚的三魂七魄都同时昏倒,他终於明白了一个道理,奴隶是没有资格与主人,特别是无良主人讨价还价地。

  月二小姐一头裁入了她的实验室中,而春花秋月则架着石诚来到了月茵的小楼前。

  两个与春花秋月相似打扮的短裙少女迎了上来,接过小奴隶,然後径直进入了小楼。“冬雪姐姐,可不可以让我先去喝口水呀?”

  细脸的冬雪脚步一顿,宽脸的夏荷快速从腰际取下了水壶,对着石诚的大口就是一阵猛灌,“二小姐吩咐了,不许你离开我们的视线半步,早就给你备好水了,别想像上次那样骗我们。”

  石诚就像水桶一样吞光了一大壶清水,然後垂着头走上了二楼。

  临窗软榻之上,一个楚楚娇弱的双十美女斜倚而卧,玉脸苍白,身子无力,但双峰的尺寸却绝不比妖娆月媚小上分毫,在纤瘦玉体的映衬下,反而更加波涛汹涌,即使是团身斜卧,依然掩不住双峰的尖挺鼓胀。她就是大小姐月茵,月家另一个嫁不出去的绝色美人,一个男人靠近三尺非死即伤的“变态”佳丽。

  少年眼眸一颤,危险的预知让他想闭目,可那高耸的乳浪却汹涌而来,令少年瞬间又迷失在绝色销魂之中,脚步变得忽进忽退。

  挣扎之中,石诚灼热的目光一跳,又一次看到了那双深邃忧伤的美眸,灵秀被忧伤掩盖,善良与愁丝共舞,少年刹那黯然神伤。

  虽然明知月大小姐的“变态l,石诚仍然禁不住眼眸迷离,心房一疼,一腔慾火转瞬熄灭,没有了色慾薰心,但他的脚步却快速向月茵走去。好可怜的少女,好善良的美眸,如此西子玉人怎能受这等苦楚,自己就是化为灰烬也在所不辞。

  “啊!”

  等剧痛让石诚清醒过来时,他已柔情似水地抱住了月茵,一团烈火吞噬了空间,少年的血肉诡异地开始“融化”,历史再一次重演。

  一声巨响,小楼门窗爆炸,一只惊弓之鸟飞了出来,悲愤地跳入了井中。

  古井翻波,小小家丁大起大落的一天就此精彩落幕。

  “大小姐,石头又投井了,这次好像真的自杀耶,咯咯……”这已是石诚来到月府後第五次投井自尽,春夏秋冬四个俏丫鬟簇拥着二小姐摇曳而入,欢声笑语间没有丝毫诧异。

  变得容光焕发的月茵椭圆玉脸一惊,本能地就要向窗外跃去,月媚却拉住了她,戏谵笑语道:“姐姐,不用担心,那小子狡猾得很,想他自杀,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行;春花,你们几个赶快把新窗户安上,夜里凉,小心大小姐的身子。”

  一干下人纷纷忙禄起来,众人仿佛已把投井的家伙忘了个一乾二净。

  月茵优美的赤足悠然飘回地面,三尺青丝如有生命般在虚空浮动,她还是西子般娇弱,但身周却多出了飘逸的烟波,眼底的深邃也冲破了忧伤的笼罩。

  月光一转,风华绝代的月茵仿佛从梦幻中走出,震撼得月儿轻轻一跳,如水月华正好映照在姐妹俩并排的销魂巨乳之上。呼……有什麽能比极品巨乳更销魂?

  有,那就是巨乳姐妹相偎相依!可惜如此唯美的画面不能持续多久,当从石头身上吸来的男人精气耗光隆,月茵又将被迫躺回软榻。

  “妹妹,你猜得不错,他身上果然有水之玄功,正好克制我体内失去控制的火之内息。”

  “姐,这臭小子真不会武功吗?”

  在月茵面前,月媚就像乖巧的小女孩,轻轻地倚在姐姐身边,就连思绪也变得迟钝了几分。

  月茵温柔一笑,单手揽着比自己高一点的妹妹,轻抚月媚好似云堆般的秀发

  春浅未禁寒

  悦耳的天籁让空间变得温馨动人。

  “石头体内没有内息运转的经脉,估计他是误打误撞得来的,真是可惜了。

  他空自拥有强大的内息,却没有半点功力。”

  话语微顿,星辰般深邃之光从月茵双眸飞出,与神秘的夜空融为了一体,“听说水之玄功必须保留处子之身,一旦失贞,内息就会被男子夺去,难道……石头得到了水圣女的处子之身?”

  “他,石头!”

  月媚朱唇大张,美眸充满了怀疑,不是对月茵判断的怀疑,而是对石诚个人魅力的怀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