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然後又在龅牙管家的袖子里搜了出来。

  “二小姐,我冤枉,奴婢绝没有偷银票。”女管家一副见鬼的模样,一边把银票扔回钱柜,一边摸了摸自己怀中的钥匙。

  “管家,钱柜钥匙是不是只有你与娘亲才有,你总不会说是娘亲偷钱吧?哼,从今儿起,你调去外院管事,内院就由石头一个人打理;娘亲不在,本小姐说了算数!”

  月媚一句话,小家丁立刻平步青云,从九等家丁一下升到了一等——奴才,还能嗅到银票的味道,嘿、嘿……以後可以随便贪污了。

  人群散去,月媚突然脸色一变,瞪着石诚道:“石头,老实交代,你是怎麽把银票装在管家袖里的?管家的武功可不低!”

  “我……”

  一代恶奴本想狡辩,但一想到月媚的聪明与“变态”,他及时选择了半真半假的回答。

  “呵、呵……小姐真是英明,小的这点小把戏怎麽能瞒得过你呢,小人就旱从小学了一点偷鸡摸狗的本事;小姐,要不要学学,改日咱们上街,小人亲自偷给你看看。”

  “嘻、嘻……行呀,本小姐还没见过小偷偷东西呢。”月媚果然非同寻常,轻易被石诚勾起了好奇心,至於小奴隶的无耻手段,她是一点也不生气。

  “小姐、小姐……”

  急促的呼唤迅速由远而近,春花秋月一路小跑而来,“小姐,夫人老爷回来了。”

  “啊,娘亲与爹爹在哪儿?”

  “在大小姐阁楼里。”

  两个俏丫环话音未落,月二小姐已经破空而去,只留下小奴隶被幽香笼罩,久久没有回过神来,月茵的优雅阁楼之内。

  一对中年夫妻一近一远地与女儿对坐,月知州也不敢离女儿太近,年过四旬的他长相方正,下颔三缕黑须很有威严,但此时却是愁眉不展,“茵儿,据月家暗影线报说,西南王正向我梦城而来,你说他会不会真是游玩而已?”

  “不可能!”

  云鬓高挽的成熟美妇接过了话头,月夫人坐在床边,一边温柔地为女儿梳理发楷,一边眼现精光,坚定不移凝声道:“官胖子早有反意,此番前来定是不怀好意。”

  “那夫人说他会有何举动?唉……西州十万兵马就在百里外演习,不用一天就能杀到,万一惹恼了他……”

  “茵儿,你要是身子不适,就不要管这些闲事了,为娘谅那官胖子也不敢怎样,月氏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一提到月氏一族,月夫人满月银盘般丰润玉脸充满了自豪,适才隐约的女强人气息更加明显,怎也束缚不了的乳浪似乎也在激昂高呼,牵动着豪门美妇高挑的曲线充满了力量。

  西子玉人斜躺在母亲丰润手臂上,淡黄衣裙下,同样高耸的酥乳起伏连绵,“娘亲,女儿近日已好转了许多,没事儿。”

  娇弱少女坐正了身子,美眸略一沉吟,随即好似女中诸葛般分析道:“虽说西南王不敢明着得罪月氏,但他的反心由来已久,女皇只不过没有证据罢了;以女皇的性格,西南王最後就是不想反也得反,不反,他必定难逃一死。”

  “那与官胖子来我梦城有何关联?难道他知道了……”月夫人话语说到一半,自行停止,但月茵从娘亲凝重的神色已猜到了後面的话语。

  月大小姐的娇弱与月夫人的强势大是不同,月夫人的丰润饱满更多遗传给了月媚,月茵唯一得到的就是那典型的月氏巨乳,尖挺的乳峰一颤,温柔少女美眸闪动无尽的深邃。

  “娘亲,西南王此行定是为兵库地图而来,如果女儿估计不错,他对梦城银库同样有所觊觎,毕竟要想谋反,必须有足够的粮草;而我们现在则是夹在西南王与女皇之间,谁也不能得罪;唯今之计,只有抢先一步……”

  月知州听完女儿妙计,立刻一脸愁云尽消,兴奋地转身而去;知州走出小楼不到一刻,二女儿高挑妩媚的倩影就冲入了小楼,冲入了小别的娘亲陵抱。

  月氏母女三人抱在一起,小楼刹那一亮,旖旎春风凭空突现;当空间的悠然被三对极品玉乳搅乱之时,就连风儿也禁不住呼吸发颤!家庭的温馨过後,家中小事立刻摆上了案桌,月夫人只是休息了一晚,随即玉手一摆,束腰长裙飘入了一家之主的宝座之中。

  在龅牙管家的哭诉下,月夫人毫不犹豫道:“媚儿,胡闹,咱们月府是何等人家,後院禁地怎能让男奴自由出入?还让他当管家,太胡闹了!来人呀,把那奴隶杖责一百,赶出府去。”

  月媚自然要据理力争,死咬着龅牙管家的错误不放,而且还把石诚的诸多好处一一说出。

  一听说石诚能治好月茵的怪病,月夫人果然神色变换,沉吟片刻後,水月皇朝的女强人凝声道:“既然如此,那就留他在府中,但也不能留在後院。”

  “娘亲,石头……不算男人,他是……天阉!”月媚一急,不由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女皇曾经亲手验过,他不算是男人,自然没有坏咱家的规矩,咯、咯……”

  月二小姐越说越顺畅,最後更把石头在包子城为女皇讲笑话的事情也叙述了一遍。

  月夫人能有月媚这种“变态”的女儿,她骨子里自然也有几分古怪,成熟美妇也被“脑筋急转弯”逗得前俯後仰,一对比女儿更加饱满的丰乳瞬间荡漾不休。

  “咯、咯……这小奴隶真有这麽好玩?嗯,如果真是天阉,那就算啦,不过为娘可不信,把他叫来验明正身吧。”

  “娘亲,你要验他身?”以月媚的大胆也不由愣了愣。

  月夫人满月银盘般玉脸自然一笑,戏谑的目光上下扫视女儿道:“男人那玩意儿有什麽稀奇的,奴隶广场里见多了,咯、咯……女儿,你不是怕了吧,娘亲可不是好骗的!”

  母女俩竟然欢笑着斗起计谋来,月媚知道娘亲向来说到做到,如果自己不答应?石诚一定会被赶出内院,为了留住超级实验品,具有科学女狂人一咬牙,没有把握地答应了下来。

  画面一闪,时光一晃,新任管家小石头被唤入了主人房。

  月夫人丰盈的身子端坐於上,玉容紧绷,无比威仪冷声命令道:“脱衣,检查!”

  “检查,还要……脱衣服?”

  小奴隶吓得身子一抖,暗自思忖:鸡鸡那个东东,她们不是想玩皮鞭蜡烛吧?

  月媚悄然给了春花秋月一记眼神,聪明的俏丫环立刻假意暍斥,真心提醒道:“石头,月府後院不准正常男人出入,听说你是天阉太监,夫人这要验明正身。”

  小奴隶立刻恍然大悟,而月夫人同一时间也笑骂道:“小丫头,不要在我面前玩这一套,嘻、嘻……男人是不是太监是装不出来的,你们再通风报信也没用。”

  石诚又一次深刻体会到了镜花大陆

  闺园田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