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目光碰了个正着,小奴隶眼神虽然平凡,但却让吃了大亏的白马少侠大为恼火,不由分说就是一剑斩向了石诚脖子。、石诚脑海一颤,他竟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剑刀“缓缓”向自己脖子砍来,就像乌龟的速度一般。

  少年心中暗自偷笑,这样的速度也想杀老子,做梦!意念一动,不会武功的石诚这才发觉对方不是在做梦,而自己离死亡是那麽的接近;那小白脸的剑刀确实像乌龟一样慢,但石诚自己却是蜗牛一般快,他手脚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灵觉的反应。

  呜……鸡鸡那个东东,脑袋要分家了!恐惧的心声尖叫中,剑芒闪电般在石诚的瞳孔里闪亮,致命的剑刀已削断了他颈边的发丝,更嘶鸣着斩向了他的皮肉。

  “砰!”

  电光石火间,一只铁拳横空砸来,那光头大汉一边打偏了剑芒,一边大呼道:“堂主,手下留情,他是我的朋友!”

  “刀老四,你敢叛帮不成?滚开!”

  左子俊一向看不起满脸横肉的刀老四,此刻更被对方从剑下救走了小奴隶,恼羞成怒的他瞬间失去了理智,不由分说就是一剑刺向了刀老四。剑光与铁拳再次碰撞,功力差上一截的血性汉子吐血抛飞,再也救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石头。

  左子俊又迅猛刺出了一剑,刀老四虽然怒吼不休,但却有心无力。

  混乱的虚空突然一颤,在散乱的光线下,一滴水珠折射出七彩之光,为这狼藉的空间镀上了一层美丽的光晕。

  一声轻响,水珠“洒”在了剑尖之上,水珠随即化为了寒流,闪电般从剑尖蔓延到了剑身、剑柄,然後直向左子俊心脉冲去。

  左子俊不得不甩开了佩剑,左手紧握自己布满寒霜的右掌,他惊骇之中又充满了迷糊,不明白水圣女为什麽会对自己下如此重手。

  一团氤氲水雾凭空突现,飘逸绝尘的倩影在水雾中如虚似幻。

  “李堂主,你立刻带此次露面的兄弟出城,转移敌人注意,其余人等继续待在分舵,没我命令,绝不许再踏出分舵半步。”

  波澜不惊的仙音还是那麽悦耳,但却透出一分不容置疑的冰冷,陆纤尘从头至尾没有多看左子俊一眼,披风微动,秀发飞扬,飘渺水雾瞬间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水圣女来去之间,那小奴隶也被她带走了。

  西南王已逃回了月府,月家很快就调派大军追捕刺客,但剠客却速度更快,抢先强行冲出了城门,骑着快马绝尘而去。

  月知州本想铲平第一楼,反而是西南王通情达理,笑呵呵地阻止道:“月大人,算啦,小王可不想因我闹得梦城不得安宁,不过看来驿站是不安全了,能让本王在贵府躲上几日吗,哈、哈……”

  情势如此变化,月夫人再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整个梦城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月府,西南王要住进来躲避刺客也是天经地义。

  西南王就这样阴差阳错达成了目的,距离月家後宅下面的银库又近了一大步。

  是夜,月家母女三人又众在了一起,三对极品玉峰在星光下互相争辉。

  “媚儿,你认为这次刺杀是真,还是假?”

  月夫人靠坐在椅内,五指下意识地敲打着椅背,弯弯的柳叶眉已皱在了一起。

  月媚水汪汪的桃花眼一瞪,火辣辣的美少女在室内转了两圈,这才恨声道:“我看十有八九是那老贼的计谋,他就是在制造藉口。”

  月夫人心中也是如此作想,美艳贵妇的目光又转向了斜卧於床的大女儿,“茵儿,你觉得呢?”

  月茵的气息已是越来越好,娇柔身子靠窗而卧,迷雾双眸开合之间,就连母亲与妹妹也忍不住心神一摇。

  “妹妹猜得很有可能,刺杀来得太巧了!看来西南王此人心机不浅,咱们真要小心应付。”

  母女三人同时神色凝重,三张滑如凝脂的玉脸不约而同浮现危机之色,三对极品玉峰同时颤抖了一下。

  男尊帮秘密分舵。

  石诚呆杲地望着眼前这团浓密的水雾,虽然看不清雾中人,但莫名的熟悉却钻入了少年心海,心房一跳,他忍不住脱口问道:“你,是你!”

  雾中倩影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凝视这平凡的少年,片刻之後,一声叹息悠然回荡,复杂的意味尽在这一息之间,

  “唉,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活着!”

  水雾随风散去,高挑玉人缓缓从雾中走来,二人独自相对,近在咫尺,看似形同陌路,可偏偏又是那麽关系特别,

  “你、你……你找我?”

  石诚一生之中从没有这般紧张过,眼前女人可以说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不是因为她的瓜子玉脸,虽然陆纤尘确实五官精致,完美无暇,而是因为圣女的清丽脱俗,飘逸圣洁。

  站在陆纤尘面前,石诚竟然生出膜拜的冲动,清瘦的脸颊一垂,少年双膝突然沉重如山。一缕异彩在水圣女眼中一闪而过,发楷的飘动更是暗含奇妙的轨迹,眼见少年眼底闪现挣扎的光芒,她又向前飘出了一步,水之玄功刹那发挥到了极致。

  恍惚之间,石诚惭愧无比,对圣女的“崇拜”更加强烈,呆呆的心神已随着圣女的发梢一起左飘右动。

  迷离之中,石诚情不自禁双目微闭,为了如此圣洁的仙女,他就是魂飞魄散也心甘情愿。

  陆纤尘的秀发就似灵巧的手指,跳动得更加美妙动人,圣女倩影缓缓向少年接近,明亮的双眸早巳荡起了绵绵烟波,柔情如丝缠向了夺去她贞节的少年。

  第四章 蹂躏圣洁

  就在一男一女相拥而抱的刹那,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左堂主,圣女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她闭关!”

  “胡说,本座明明看到那狗奴才进去了,圣女怎会在闭关呢!”左子俊双目布满了红丝,充斥着杀气,小奴隶已经进入圣女房间大半天,他虽然不相信圣女会与一个狗奴才发生什麽,但强烈的嫉妒依然好似毒蛇噬咬他心神。

  陆纤尘的两个贴身侍女寸步不让,左子俊一怒用上了内息,不料两个侍女的功力竟然超乎想像,反而把他震退了几步。

  “左堂主,再不退下,莫怪我等得罪了,夫人临行有令,谁敢违反圣女命令,格杀勿论!”

  几个白马堂的香主拉住了左子俊失控的身形,一人悄声提醒道:“堂主,她们是夫人亲手训练的剑女,别说咱们,就是帮主的命令也可以不听;堂主切勿冲动,圣女功力通玄,一个小奴隶怎麽可能伤害得了她。”

  左子俊当然知道这道理,嫉妒的念头他又不能说出口,最後唯有一个人喝闷酒去了。

  密室之内,半昏半迷的石诚呼吸一热,他竟然又抱住了天下男人只敢仰望的无双圣女绝色一人怀,少年的大手下摸乳峰,而是直接奔向了无骨纤腰,五

  栏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