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饮,众女也纷纷举杯,西南王却笑语道:“夫人,本王练的武功特别,只能喝酒,不能饮茶,小王以酒代茶,祝夫人青春永驻,心想事成!”

  月夫人茶到嘴边又突然停了下来,以斥责的语调对今夜表现很差的石管家道:“石头,王爷餐前怎能没有奸酒,快去把府中的百年佳酿拿来。”

  “是,小人这就去!”

  石诚直接走向了月府酒窖,随便选了一坛;这一次西南王的人倒没有跟上来,小奴隶走到无人的转角处,突然露出了无耻的小虎牙。

  他恨恨地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毒血滴入了酒中,鸡鸡那个东东,毒死你个狗王爷!经过几日的心灵折磨後,石诚虽然还是不能肯定陆纤尘对自己的真假,但他却肯定了一件事,既然自己没有中毒,何必让那狗王爷满意;他先前投的毒其实早已换成了面粉。

  恶奴用力将毒药搅均,然後迈开大步向前走去,走出不到三步,他的身子突然离地而起。

  “砰!”

  瘦小家丁重重摔在了草地上,幸好他拼命抱住了酒坛,才没让自己一番辛苦白费。

  “真是一只贱狗,是不是怕打破了酒坛,被主人赶出去呀,哈、哈……”

  石诚头上的月光被黑影挡住,一把利剑毒蛇般剠向了他咽喉。

  大厅之内,悄然之中,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僵持情景;月夫人母女举杯几遍,却一直没有喝下去,西南王虽然无比心急,但也不敢开口催促,唯有暗自咒骂小奴隶动作缓慢。

  月氏母女与冷云神色自然,众女随意地看了看浑浊的茶水,心中升起同一个疑问:官无极想下毒早在意料之中,但这毒……也太差劲儿了点吧?难道是毒药过期发霉了,呵呵……

  剑尖刺穿了石诚的衣领,然後突然又收了回去,狂风一定,现出了一张小白脸,还有一道蔑视的目光。

  左子俊给了奴隶一个下马威後,这才冶冷地道:“圣女对你这狗奴才太软弱了,说,下了迷药没有?”

  “左堂主,小人这就下!”

  石诚一把抹去额头的冷汗,急忙掏出水圣女给的迷药,可是左子俊却一把将他手上的药瓶打飞。

  “哼,本堂主早已备好了,你将这坛酒送进去吧!”

  左子俊手腕一翻,石诚手中的酒坛已被调换,白马少侠随即不怕浪费力气,耍了个漂亮的剑花,这才带着石诚那坛毒酒飞身而去;跃出不到几米,他突然又鬼魅般翻身而回,紧接着举起酒坛,强行灌了石诚一大口烈酒。

  静静的过了一分钟,见小奴隶除了一脸害怕外没有丝毫变化,白马少侠这才满意地纵身离去。

  “狗奴才,本堂主会盯着你的,如果敢耍小聪明,小心你的狗头!”

  石诚似乎真是吓坏了,就连在背後也没有咒骂左子俊,小奴隶听话地抱起酒坛大步而去,让在暗中监视的白马少侠很是得意,但他却没有发现,小奴隶眼底闪过了一缕得意的寒光。

  小奴隶已经大致猜到了左子俊仇恨自己的原因,一想到小白脸想当自己的情敌,恶奴收缩的瞳孔更加的明亮慑人!敢跟老子抢女人,鸡鸡那个东东,毒死你这小白脸!“石头,你磨蹭什麽,夫人都生气了。”

  小奴隶才定到半途,冬雪与夏菏就迎了上来,两个俏丫鬟一把抢过酒坛,急速转身跑去;石诚抬了抬手,口中却没有喊出话来,最後无奈地耸了耸双肩,也快步跟了上去。

  胖乎乎的王爷轻轻拿起了酒杯,一滴酒水无声无息地从杯口溅了出来,正好滴到了他戴的奇特扳指之上。

  一沾毒酒,那扳指立刻变了颜色,胖王爷笑容不变,心神却猛然一紧,“呵、呵……月夫人,这一杯迟来这麽久,本王敬你!”

  “多谢王爷,请!”

  酒杯与茶杯都沾上了唇,门口的小奴隶瞬间血液加速,呼吸发紧,他紧张的等待,等来的却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月二小姐直率地问道:“王爷,你怎麽不喝呀,你不是喜欢喝酒吗?这可是百年佳酿。”

  “本王喜欢先品酒香,再品酒味,月小姐,你们怎麽不喝呀?”

  大厅之内,众人竟然都端着杯子不动,就像在比耐力一般;足有一分钟後,月夫人第一个将杯子放回了桌案,然後以无奈的语调道:“唉,茶已凉了,换过再暍也不迟;春花、秋月,你们速去泡一壶热茶来。”

  “咯登!”

  大厅内外所有人同时心神一紧,按理来说,泡茶可是小石头的职责,可是月夫人却似乎已把他遗忘,这……可大大不妙。不妙的预感钻进了小奴隶心房,他第一刹那果断地转身就走,意图趁着宴席未完溜之大吉。

  第十章 浑水摸鱼

  “小兔崽子,想到哪儿去呀?”

  一张横肉脸,一口烂鲍牙挡住了石诚的逃路,曾经被他扳倒的前任女管家笑得无比得意,“嘎、嘎……小兔崽子,老娘盯你很久了,现在跑不了吧!”

  一声闷响,石诚被重重地扔在了大厅地板上,五大三粗的龅牙女管家粗声粗气道:“夫人,奴婢已经将内奸石头抓到,如何处置,请夫人发话。”

  月家母女三人的目光同时望向了石头,三女眼底一点也没有意外,月夫人威仪之中带着三分杀气,月大小姐不忍地垂下了视线,唯有月媚目光颤抖,几番欲言又止。

  石诚已失去了争辩的念头,心中更是一片冰寒,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麻痹了他的心神,此刻小奴隶才明白了一切,原来自己早已成了别人的猎物。

  月氏母女必定早已知道自己与西南王勾结,之所以不揭穿,一是要利用自己对付西南王,二是月茵还需要自己,如今月茵怪病已好,也是自己这笨蛋倒楣的时候了。

  “石头,你这恶奴意图谋害主人,按律当诛……”

  月夫人正要挥手,月媚突然从座位上冲了出来,妩媚少女无比急切道:“娘亲,不要!石头这麽做一定有苦衷。”

  月二小姐重重地抓着石诚的手腕,又圆又大的美眸在刹那之间“说”了许多话语,同时大有深意道:“石头,你有什麽苦衷就说吧,你放心,有我在,没人会冤枉你,也没人欺负你。”

  “我……”

  小奴隶的眼珠从未离开自己的脚尖,远超常人的思绪已在瞬息之间转了千百遍,他自然能听懂月媚的意思,以他对二小姐的了解,也相信只要把一切推到西南王身上,自己一定能逃过一死。

  就在西南王谋划怎麽狡辩时,不料小奴隶竟然有气无力道:“小姐,我没什麽好说的,你们把我杀了吧!”

  “啊?”

  一时间,大厅上下传出了连串惊叹,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结果,西南王更是呵呵一笑,对自己的人格魅力陶醉不已。

  西南王乐了,

  无限之给天道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