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一回身,正好碰上了梦羽衣探询的美眸,水之圣女莫名地心绪一慌,急忙转移话题道:“咦,左堂主为何还没有发来信号?

  大家再等一炷香,到时不管情形如何,一起冲杀进去。”

  江湖盟军引颈以待,苦等着月府传来爆炸声,可是他们等待的内应此刻却全都正在往鬼门关飞去。

  月府,一处极其偏僻的角落,左子俊拼命运转内息,压制体内要命的毒性,在他身周,已然倒了一地的亲信屍体。

  月光好奇地一闪,正好照到真相元凶——一坛毒酒之上。

  五内剧疼的左子俊怎也弄不明白,狗奴才明明也暍了一口,为什麽他会一点事也没有。

  月府大厅内,热闹的气氛早已变质,身为客人的西南王更是神色变幻不断。

  石头被打倒,龅牙何管家自然又坐回了第一管家的宝座,别说,在她指挥下,下人们的动作确实要快上许多。“启禀夫人,香茶、酒菜都已备好,每一样都由奴婢亲自验过,请夫人放心!”

  月夫人对跟了自己十几年的亲信自然放心,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後依然一脸笑意举杯道:“承蒙王爷前来祝贺,青虹敬王爷一杯。”

  西南王尴尬笑了笑,一口吞下了新换上的美酒,他倒不怕月家杀了自己,只是十分的沮丧。

  对手的失败让月夫人分外开心,举起茶杯又真心地敬了冷云一杯,然後眺望厅外夜空,大有深意道:“冷将军,估算着这时辰也差不多了,还请将军再肋青虹一臂之力。”

  冷云悧落地站了起来,举手投足间龙行虎步,丝毫没有女子的娇柔,“月夫人放心,铲除叛逆本就是青虹份内之事。”

  皇朝铁血女将向来不喜多言,冷冷地行了一个军礼,随即大步向外行去。

  “茵儿,水圣女也在叛堂芝中,为防万一,你也去帮忙吧。”

  “女儿遵命!”

  月茵盈盈起立,对着王爷与王妃礼貌一笑,随即缓缓地向门外走去,西子玉人看似随风轻摆,但三两下竟然已追上了大步流星的皇朝女将。

  直到这时,上等佳肴这才上桌,西南王藉着喝酒的动作掩去了他眼底的一缕奇怪的失望,胖王爷随即哈哈一笑,主动向月夫人表达隐晦认输的意思。

  冷云与月茵离去,月二小姐也负气未回,大厅之中只剩下了月夫人夫妻与西南王夫妻,还有四个俏丫婢,以及刚刚打了翻身仗的龅牙管家,人数虽少了,但气氛却反而热闹了许多。

  客人与主人还在表面的兴致之中,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喊杀之声,西南王立刻道:“月夫人,就让小王的护卫也帮帮忙吧,就算是小王的贺礼。”

  月青虹随口推托了两句,最後还是接受了西南王的好意,胖王爷出力的决心还真不小,胖手一挥,一向不离左右的四大高手也冲向了战场。

  月知州寂寞了许久,难得找到空隙,插口道:“王爷,下官也敬你一环,啊……”

  砰的一声,月知州竟然连酒杯也未拿稳,月夫人不由对“贱内”的表现大为不满,斥责刚刚冲到口边,她猛然也是脸色大变。

  “啊,酒中有毒!”

  “哈、哈……夫人错了,酒中无毒,是菜里加了料!”西南王身子向後一靠,适才的几分忐忑瞬间消失,邪淫色笑布满了他肥胖的脸颊。

  月夫人闻言脸色瞬间一片愤怒,一边运功压毒,一边狠狠地向亲信龅牙看去。

  “夫人,对不起,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下人!”龅牙管家大剌剌地挺直了身形,然後大踏步站到了西南王身後。

  只是这短短片刻之间,春夏秋冬四个俏丫鬟也摔倒在地,急得月夫人咬牙切齿,扬声就向外求救。

  西南王任凭月夫人虚弱的声音在大厅内打转,一边走出席案,一边说着色狼的经典语录,“嘎、嘎……叫吧,叫得越大声,本王越兴奋;告诉你,本王的人不是去抓逆贼,而是专门为本王把风,一个时辰内休想有人来救你!巨乳美人儿,叫呀,哈、哈……本王想你好久了!”

  “扑通!”

  王妃竟然也面色通红倒在了地上,娇喘吁吁的她急速扭动水蛇腰,在被迷魂催情散控制之前,娇瞋着问道:“王爷,你怎麽连妾身也瞒了,啊……王爷,快来,妾身好痒!”

  “爱妃别生气,本王不这样,又怎能骗得了精明过人的月夫人;宝贝儿,放心,本王会给你止痒的!”

  西南王一边狂笑,一边脱衣,还不忘把一瓶壮阳药吞进腹中,然後伸出色魔之爪,重重地抓向了梦想已久的销魂巨乳……

  “王爷,奴婢出去为您把风。”

  眼看淫戏要上演,有自知之明的龅牙丑妇躬身向外走去,半只脚刚走到门口,她竟然也眼前一黑,向前一栽,龅牙当场在门槛上磕飞。

  “啊,不好!”

  几乎是同一刹那,西南王也是头晕目眩,左摇右晃,胖王爷紧接着也加入了运功躯毒为行列。

  “咯、咯……全部倒下了,真好玩!”

  厅门敞开,一个雌豹般矫健的身影却习惯性地从窗户钻了进来,脱去面具的影娘成为了最後的胜利者,女杀手飘到了王爷面前,野性地勾着胖王爷下巴,戏谵道:“帅哥,你不知道汤里也有毒吗?唉,真不小心!”

  陆纤尘与梦羽衣两大江湖绝色同时陷入了苦战。

  一干江湖高手这才相信了小家丁的警告,不过为时已晚,月府死士,大内侍卫,再加上不计其数的普通士兵已将他们堵得水泄不通。

  内应久久没有声息,牺牲已没有意义,撤退的意念在陆纤尘与梦羽衣眼中同时浮现;就在这时,刀老四竟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几句对话椽,男尊帮离奇地士气大涨,又迅猛杀向了官府联军。

  月府大门口血雾升腾,一个瘦小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从暗中冒了出来,然後又鬼鬼祟祟地沿着围墙向远处的角门摸去。“站住,谁?”

  瘦小身影尽管很小心,也走的是热门熟路,但奈何今儿日子特别,不一会儿,就被一大堆兵器晃得睁不开眼。

  “自己人!是我,石头,石管家!”

  石诚把月府权杖举得老高,幸运的是镇守这儿的有一些月氏家兵,他们立刻认出了小姐跟前的红人。

  去而复返的家伙终於进入了围墙,随即加快脚步溜向了偏僻角落;他一边寻找着男尊帮内应的藏身之地,一边暗恨自己不够心狠,始终还是忘不掉陆纤尘哀伤的美眸,竟然鬼使神差地又回来了。

  偷鸡摸狗那可是石诚的专长,没有花费多久的时间,他就找到了左子俊等人藏身之地,也正好看到白马堂高手倒了一地。

  “石头,快给本座解药,咱们可是一路的!”

  左子俊终於第一次没有叫石诚狗奴才,白马少侠尽力堆出

  亿万小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