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2/2)

加入书签

妻吧

  一个友善的笑容,却不知道自己的面容看上去是那麽别扭。

  “一路?呵、呵……”

  石诚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了左子俊几眼,冷不了冒出一句道:“左堂主上次在黑巷子里伏击我的时候,怎麽没想起咱们是一路呀?”

  小奴隶紧接着一撇嘴,嘲讽道:“你这孙子连化妆都那麽差劲儿,还总是摆出臭屁姿势,真他娘的一头蠢猪,呵、呵……”

  “狗奴才,本座要你陪葬!”

  左子俊恼羞成怒,猛然一跃而起,鼓动残存的内息,发动了致命的攻击。

  石诚没想到对方还能活动,得意过头的他脸色大变,左子俊虽是强弩之末,但他根本闪躲不了那狠毒的剑光。

  “噗!”

  一声闷响,血雾在惨叫中打转,剑尖停在了奴隶胸前,剑刀刺破了家丁眼,但惨叫的却是左子俊,他呆呆地低下了眼睛,呆呆地看着胸口的血洞,死寂般几秒後,猛然砰的一声摔倒在尘土之中,双目大张死不瞑目。

  “鸡鸡那个东东,让你这小白脸欺负老子!”

  石诚用力眨了眨眼,回复了脸颊的灵活,然後大步上前,举起手中的天下第一暗器火龙针,对准左子俊的死屍又来上了几下,直到确定屍体连颤动也没有了,他这才把仿制的火龙针从小白脸屍体里揎了出来。

  打造毒针很贵的,节俭可是恶奴的美德,嘿嘿……

  小奴隶小心地将护身法宝藏回了怀中,然後一脚踩过左子俊的屍体,四处寻找着土雷的引线,无论如何,他也一定要救纤尘老婆;至於杀死左子俊,在小奴隶特别的思维里,那完全是不相干的两码子事。

  水之玄功浮上双目,少年的眼神瞬间一亮,好似星辰飞入了眼眶,黑夜变得“透明”清晰;地球村少年很快就找到了引线,一边在死屍身上寻找火摺子,一边对刀老四的手工点评了一番。嗯,虽然有点粗糙,但这引线整体做得还不错,呵、呵……燃得还挺快,就是不知道土雷的威力有没有原版强。

  “轰——”

  惊天炸响掀飞了月府高墙,突然的爆炸好似海浪连绵,让小奴隶是大为惊叹,果然是长江後浪推前浪,刀老四这家伙还真有点学习天分。

  第三集

  第一章 肉林混战

  突然的爆炸瞬间毁掉了一半大内侍卫,官府的人数虽然还是占优,但箭阵突然被灭,军心立刻跌到了谷底,任凭冷云如何喝斥,也挡不住恐惧好似瘟疫般蔓延。

  久等的一刻虽然姗姗来迟,但水圣女与幻梦玉女还是抓住了这难得的良机,江湖联军气势如虹,有如脱闸的猛虎,杀向了慌乱的官军,个体的强大终於左右了战局。

  官府军队靠的是铁血军纪与江湖高手对抗,如今阵型一乱,他们立刻变成了挨宰的羔羊,血流成河,屍堆成山也挡不住高手的脚步。

  溃败的迹象令冷云双目瞳孔众为了一点,一声冷斥,厚背长刀横斩虚空,先将梦羽衣逼退,然後纵身跃向了己方箭阵的缺口。

  “冷将军,留下吧!”

  一团水雾凌空飞卷,月白的披风扯着冷云双足向下一坠,陆纤尘怎会容许皇朝女将扭转局势。

  溃败的人群中,黑沉沉的空间离奇一亮,一个外柔内刚的娇弱倩影升空而

  起,玄异的火焰从月茵双掌飞出,两个江湖一流高手瞬间化为了焦炭。

  一个武林盟高手见月茵背对於他,以为有机可乘,轻若狸猫般偷袭而上。

  “啊——”

  三尺之内,兵刀还未递出,那武林盟高手已发出了惨叫声,转眼就被吸成了骷髅骨架。

  “你是火圣女!”

  幻梦玉女身姿窈窕,但舞动的双袖却是大开大合,风雨不透地包裹了月茵的娇弱身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水袖之巅的剑刀总是刺向月茵那傲人的巨乳。

  冷云与陆纤尘平分秋色,月茵与梦羽衣也是不相上下,但月茵却输在怪病还未痊癒,久战之後,火圣女的内息开始紊乱。

  “姐姐,我来助你!”

  半空飞来一团黑影,月二小姐竟然驾着滑翔翼扑入了战场,特别的工具加上强大的内息,让她在战场上空来去自如,果然是与众不同的科学女狂人!月茵的危机过去了,但月府的败势却未能逆转,江湖高手步步紧逼,很快就冲入了月府前院。

  “大人,怎麽办?”

  月府中院,西南王的几十个亲卫正驻守於此,官大等四大高手相互一望,最後同声下达了命令,“挡住叛党,王爷有令,一个时辰内不让任何人冲人中庭。”

  一股人潮迅速融入了战场,王府亲卫可是西南王亲挑的高手,他们一加入,立刻变成了高手与高手的对决,战局又回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双方的混战僵持起来。

  惊天爆炸的刹那,月府大厅内,西南王已被影娘的迷药迷昏,月府众女与王妃则在呻吟中神色呆滞,迷魂催情散的第一道迷魂药力已经起了作用,再过片刻就是慾火催情。

  影娘也被爆炸吓了一大跳,知道事情有变的她不敢再耽搁,急忙俯身去解

  月夫人的衣襟,同时掏出一个瓷瓶,就要把冷云交给她的药水涂抹在月夫人背上,女杀手这一连串行为煞是奇怪,眼看迷雾即将揭晓,迷魂发情的月知州意外地弹跳而起,一把抱住了猝不及防的女杀手。

  影娘一惊,随即狠狠一掌将倒楣知州打得昏死了过去。

  几乎就在箭女出掌的同一刹那,一团异物从後向她砸来,混乱之中,女杀手虽然一掌打碎了“暗器”,但却吸入了不少飘飞的粉末。

  走马灯般变换的画面一定,影娘收缩的双眸看清了偷袭的人影——瘦小的身形,狡猾的目光,还有那无赖的贼笑,不是石诚还会有谁?“影娘,原来你也在利用老子,鸡鸡那个东东,这镜花大陆的女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愤怒充斥了石诚身心,他虽是中途来到,但却轻易想通了一切,被骗的怒火比被欺压还要强烈十倍,男人冲上前,抡起巴掌就是一耳光。

  不会武功的少年一掌之势破绽百出,女杀手却闪不开、躲不了;箭女突然识海发昏,在茫然中变得呆呆傻傻,原来石诚刚才砸出的也是“迷魂催情散”。

  几巴掌发泄了怒火,石诚抓住箭女的胸衣,迅速问出了大厅内发生的一切;眼珠一转,小奴隶突然咧嘴一乐,小虎牙的光芒是起起伏伏,乐开了花。

  嘿、嘿……如此天赐良机,真是老天最妙的礼物!恶奴将剩余的迷魂催情散灌入了西南王与龅牙丑妇口中,然後将两人与月知州一起扔到了一间杂物房内;趁着西南王迷魂之际,小奴隶就似催眠大师一般,把自己设定好的剧情强行植入了三人脑内。

  一代恶奴望了望开始发情的龅牙丑妇,极度无耻地贼

  呱呱手机版域名:guaguaxs 请书友保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