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诚差不多高,插腰而立,细脸上扬,精心紮起的马尾还下意识左右晃动,像主人一样打量着不速之客。

  石诚见状更是昂首挺胸,尽量模仿着古代才子玉树临风的潇洒之状。

  少女的月牙美眸果然亮了,越来越亮,最後噌的一声,两道——怒火冲出了她可爱的月牙双眸。

  “大胆贱男,竟敢勾引本小姐,去死吧!”

  看上去活泼美丽的少女突然就变成了恶魔,石诚来不及悲叹这世界的变态,下意识迅速滚回了车底,四肢用力就想从另一边逃走。

  车身突然升空而起,石诚回头一看,正好看到那娇小的千金大小姐单手将马车扔到一边,连带马儿也被野蛮地拽倒在地。

  鸡鸡那个东东,这还是女人吗?

  极度的恐惧让石诚大脑当机,呆呆地看着女暴龙一脚把自己踢飞出去。

  “砰!”

  石诚飞出了几丈,重重撞在了土墙之上,足足在墙上“沾”了三秒,他才从人形凹痕中滑落下来;一落地,少年立刻翻身而起,没命向前方逃去。

  “咦?”

  暴龙少女小小的嘴巴一下大张,意外无比地看着石诚那安然无恙的身形,紧接着,一股兴奋的光华飞速飞入了她的月牙美眸。

  慌不择路的石诚连续撞翻了三个摊子,刚从一堆菜叶中爬起,一棍大棒已将他狠狠打翻在地。

  “抓住了,大家快来呀,我抓住包子大盗了!”

  手持木棒的包子铺老板娘一抹脸上的汗珠,满脸横肉都在抖动;大群店小二一下围了过来,顿时又是一阵劈里啪啦,在这水月皇朝,打死一个乞丐男人就像踩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住手!你们好大的瞻子,敢打本小姐的奴才,不想活啦!”

  一条马鞭横空飞来,将众人的杆面杖打得满天飞,先前“出卖”石诚的红衣少女竟然又扮演起了救星的角色。

  少女不可一世大步走来,一个眼尖的小二急忙扯住了横肉老板娘的衣袖,小声道:“掌柜的,她是县太爷的千金,咱们惹不起,算啦。”

  小有钱财的老板娘虽然是小资阶层,但还不敢与贵族斗,立刻灰溜溜地离开,把眼冒金星的包子大盗留给了更加可怕的红衣少女。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排众而出,一挥手,身後几个下人急忙把石诚拖出了人群。

  红衣小姐刁蛮地哼了一声,马尾一扬,一边踏土豪华马车,一边扬声问道:“管家,你带他到哪儿去?直接带回府,本小姐正缺贴身跟班呢。”

  “小姐,按照皇朝律令,所有奴仆都必须经过训练,合格才能发配到各府各家。”

  老管家可谓人老成精,知道刁蛮主子对律法不屑一顾,急忙话锋一转道:“小姐,要是老爷知道你带个陌生奴才进府,说不定会罚你一月不准出门呀;你放心,老奴会关照训练营的管事,等他一合格立刻送到小姐面前。”

  “嗯,好吧,记住要快点,这小贼挺好玩的,竟然挺能挨打,咯、咯……本小姐以後不愁没人肉沙包了。”

  石诚历经狂风暴雨的打击也未昏死,但一听到刁蛮少女最後的话语,竟然当场吓昏过去。

  “呜……不公平,人家穿越异界可以吃喝玩乐,为什麽自己却要当奴隶,还是给一个暴力狂当奴隶!”

  ***    ***    ***    ***

  “立正,稍息!”

  四面高墙围出了一个十里方圆的训练场,森严的戒备,冷酷的鞭打,让深蓝的天空多出了一个人间炼狱场。

  横竖十排的男人们组成了一个方阵,一个又一个的方阵密布在这古老的奴隶训练营中。

  四个又高又壮的母暴龙站在了成千上万男奴面前,恶狠狠地瞪着奴隶们道:“记住,你们都是奴隶,不是人,是皇朝的财产,明白了吗?”

  得到众奴隶整齐地回答後,女教官才抖动着一身肥肉大吼道:“现在给老娘背十遍奴隶守则,快,错一个字老娘就阉了他!”

  “男人是奴隶,奴隶不是人,我不是人,我就是奴隶……”

  石诚在人群中开口不开声,一边滥竿充数,一边悄悄看了看身周的同伴,一张张麻木呆滞的面容让他禁不住暗自悲哀,又忍不住自得其乐。

  鸡鸡那个东东,这落後世界也懂洗脑那一套,还挺先进嘛!

  时光一晃就过了七八天,石诚的新人训练也正式结束,正当他以为苦难已到尽头之时,殊不知这只是厄运的开始。

  四个母暴龙集中在了一起,男人奴隶们则在她们面前老实地“坐一着!屈腿下蹲,双手垂地,就好似狗一样的坐姿。

  “奴隶们,现在是决定你们命运的时刻了,脱光你们的衣服,一个个走到前面来。”

  懒懒地坐在人堆中的石诚一愣,暗自疑惑奴隶还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他不由悄悄地捅了身旁同伴一下,小声问道:“嘿,哥们儿,到底是什麽意思?”

  奴隶男感应到了石诚眼中传出的善意,小声回应道:“本钱足,就可以当种奴,专门服侍女主人。”

  还有这种事儿!那不就是古代鸭子吗?靠!

  石诚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普通的尺寸,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宝贝曾经“异变”过,很是自卑地问道:“如果没被选上呢?”

  奴隶男本能地缩了缩脖子道:“选不上种奴,就会选强壮的去当战奴,运气好的话,杀上十个敌人就可以得到平民的身分。”

  石诚更加背心发寒,他可不想当炮灰,又问道:“如果连战奴也选不上呢?”

  同伴先侧首上下打量了瘦小的石诚一眼,黝黑的脸上竟然浮现出几许同情道:“选不上就只能成为家丁,进入贵族府中干活!”

  石诚眼中一亮,俗话说狗仗人势,其实当有钱人家的“恶狗”也不错;没有多少正义之心的这家伙禁不住欢声追问道:“家丁与奴隶有什麽分别呢?”

  同伴似乎看穿了石诚的心思,叹着气道:“家丁是最低级的奴隶,别以为有好日子过,不仅要被打骂,还会被主人随时指派为种奴、战奴,甚至用来当祭品拜神。”

  石诚听得脑袋发晕,这才明白这个世界的家丁就是各种奴隶的综合体,果然不是人干的活儿。

  狡猾的家伙灵机一动道:“哥们儿,如果咱永远也不能毕业……就是学不会奴隶本事,那会怎麽样?呵、呵……”

  拍了拍石诚单薄的肩膀,奴隶男用手一指侧方道:“一个月内不能让教官满意,你就会到那儿去。”

  少年抬头一看,小脸儿一下煞白,鸡鸡那个东东,乱葬岗。

  人群一波又一波的移动,终於轮到了石诚。

  四个母暴龙仔细一看,暴龙甲粗声道:“姓名、籍贯、年龄、专长,快说,别耽搁老娘时间。”

  兄妹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