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0(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下去,欲望的火山还差那么一点点。

  月媚与玉莹已用尽手段,见臭小子还是一脸痛苦,与众不同的月二小姐美眸一转,一边将乳珠塞入了臭小子口中,一边风情万种地咬着石诚耳垂,用仅只二人可闻的声调道:“石头,你说是我的咪咪大,还是我娘亲的大,咯、咯……想不想让我与娘亲比一比呀?啊……臭小子,提到我娘亲,你就这么激动,噢……想不想连我姐姐也一起玩呀?”

  欲望总是受感觉控制,石诚不可抑制地开始幻想,想到同时淫玩月氏母女花,男人的心房轰的一声,瞬间炸成了碎片,恍惚之中,三对极品玉乳在他身下互相争辉,重重乳浪翻滚而来。

  “呃!”

  一股烈火在男人胸中爆发,一声闷哼冲口而出,下一刹那,阳根奇迹般猛然一跳,阳精暴射而出。

  “噗、噗……”

  一发发淫弹悉数射在了小公主变异的处女膜上,虽然未能射穿少女的贞洁,但精液却神奇地将之一点点变软、变热,变回了正常。

  石诚的身子还在颤抖,调皮的玉莹突然双手按在他腰间,用力一推,地球少年只觉阳根前端一紧一松,嘈的一声闷响,他整个人向前一“沉”。

  肉棒全根而入,毫无预兆地刺破了小公主的处女之膜,直到春丸紧抵少女股沟,石诚与小公主这才反应过来。

  “呀”

  撕裂之疼钻心彻骨,纯真少女眼眸一热,哀叹少女时代就此结束的泪水四溢而出。

  “呃、喔……”

  少女在哭泣,色狼却在欢呼,少女的娇嫩与妇人的饱满是不同的滋味,但却是同样透心入骨的快感,石诚只觉阳根每一寸推进,都是在娇嫩中强行开垦;每一次旋转,都是在柔嫩中举步维艰。

  “咦,怎么没有处子血?公主,你不是处女吗?”月二小姐的眼中没有半点恶意,有的是强大的研究精神。

  小公主可不想石诚误会,娇喘吁吁的她强忍疼痛,急声道:“我是处女,这是第一次。”

  阳根终于插到了蜜穴尽头,少年随即轻轻向后一抽,阳根在娇嫩紧窄的包围中抽出了一半。

  玉莹的小脸也出现在男女结合之处,月牙美眸睁得溜圆,“有啦,有啦,处女血出来啦,师姐,你看,流出来啦。”

  “真的吗?我看看,哇,真是处女血,与我破身时流的一样。”

  两张少女玉容挤在了一起,争先恐后地观赏着鲜红的血丝,月媚更伸手一点,指尖沾上血丝,然后拿到眼前看个不停。

  她们玩得欢快,小家丁却哭笑不得,刺激淫靡的床戏活生生被两女弄成了一场闹剧,战无不胜的水之神枪突然一软,自动从小公主初破的蜜穴滑了出来。

  不待阳根完全滑落,公主的小手已经一把握住了春丸,破体后的少女似乎打开了一道欲望之门,一边羞涩揉动,一边娇瞠道:“讨厌,赶快硬起来,人家里面好痒,嗯……”

  “咯、咯……公主,臭小子肯定是被你的铁女玄功弄伤了,你看,缩成毛毛虫了。”

  月媚与玉莹从没在床上战胜过臭小子,她们怎会放过这等取笑的机会,三双白嫩的小手同时伸到了少年胯间,拉扯着丢脸的“小虫”,越拉越长。

  小虫终于又变成了巨龙,自尊爆发的少年一声怒吼,张开双臂把三个美少女同时按在了床上,然后二话不说,挥枪就插。

  左边一下插入了月媚饱满的蜜穴,右边一下被玉莹的娇小嫩穴夹住,中间一下最是小心翼翼,毕竟公主刚刚破身。

  “啪、啪……”

  一会儿过后,肉体的撞击声逐渐密集响亮,石诚已分不清到底谁是谁,只知道在三具肉体上翻滚,在三个少女蜜穴中抽插,在三个子宫花房内恣意喷射。

  春水与阳精在三个蜜穴内交会,淫靡的味道充斥了空间,四人已经沉睡,那特别的味道依然还在寝宫内久久迥荡。

  石诚平躺在床上,小公主趴在他胸前,少年两腿夹着小魔女的身子,而他的阳根则插在月二小姐蜜穴之中。

  四个人,八只手,八条腿,互相交缠,乱成了一团,无论睡梦中的石诚怎样翻动,三女总会在梦呓中追了上来,决不让臭小子逃离片刻。

  第二天清晨,老夫老妻的月媚与玉莹乖乖地把男人留给了“新娘子”,好色的地球少年又轻轻进入了迷迷糊糊的小公主玉门,一边轻怜蜜爱,一边趁机办起了正事。

  ‘公主,你什庆时候登基呢?“。

  玉体嫣红的小公主神色一黯,紧接着又被石诚的阳根挑得低吟出声,“啊……石头,别动了;唉,母皇驾崩前说了,一定要收服西州后,才宣布她的死讯。”

  石诚唇舌离开小公主盈盈一握的酥乳,试探着话锋一转道:“公主,你当了新女皇后,应该会把一些不合理的法规改掉,对吧?”

  “嗯……哪些不合理?你不说人家怎么知道。”

  小公主在和风细雨中轻轻呻吟,情到浓时,她搂住了石诚的脖子,娇欲迷人道:“石头,我才不管那些呢,只要你说改,那就改;咯、咯……你以后就是人家唯一的皇夫了,我听你的。”

  “皇夫!”

  地球少年听着陌生的名词,心中刹那乱七八糟,怎么听也像是天下第一软饭王的称号,不过他却挺喜欢,没有想到师父用生命交换的任务是这么容易完成。

  鸡鸡那个东东,软饭王就软饭王呗,只要小公主当上了女皇,自己就怂恿她修改国策,来个男女平等,嘿、嘿……如果能有点男尊女卑就更妙了!

  花房一开一合,紧紧咬住了深入子宫的圆头,小公主在快感的窒息中回过气来,竟然有点狡黠地对石诚道:“老公,你能帮人家请上将军出山吗?没有她,人家这皇位迟早会被西南王那狗贼抢去,要不你去把西州踏平也行,咯、咯……”仗着自己与月氏特殊的关系,小家丁豪情万丈地在小公主蜜穴中来回,信心百倍道:“嘿、嘿……公主放心,我明儿就动身去梦城,请上将军出山。”。

  朝堂的鼎声悠长迥荡,文武百官刚一入朝,一道圣旨就传了下来:奉天承运,女皇诏日,丰胸侯石头劳苦功高……特升为一等公爵,兼任大内总管!

  圣旨一出,众官一片私语,昂首而入的石爵爷环目一扫,终于明白了小公主的处境,随意与几个熟悉的官员寒暄几句后,他很快来到了古朴肃穆的上将军府。

  站在将军府屋檐下,堂堂公爵却不由自主心生敬畏,下意识停下了脚步;月媚可不是温柔的主儿,拉着他后脑衣领用力一扔,嗖的一声,石爵爷就飞过了围墙,以特别的方式回归将军府。

  “咯、咯……老公,别鬼鬼祟祟的,师父并不在这儿,你怕什么嘛!”

  玉莹一脸心疼

  帝月帖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