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下(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临风院大傍晚叫大夫的消息仍然是一瞬间就传遍了潜家。

  章氏听完婆子的回话,眉头一挑:“吐了?”末了似乎觉得这语气略急切了,忙又缓了口气道,“兴许是吃坏了肚子吧!”

  还没等章氏这儿暗琢磨呢,临风院就派了大丫鬟阿离来。

  见来的是个丫鬟,章氏原先有的小欢喜就全掉没了。

  果然听那丫鬟说长媳是吃坏了肚子,晚上就不来用饭了。

  那丫鬟长的有些喜庆,说话也笑模笑样的,章氏却仍带了不快。

  进门也有月余,这俞氏……该不是个石女吧?唔,赶明儿得请个擅长女科的大夫再好生瞧一瞧。皇室血脉固然高贵,那也高贵不过她的嫡长孙!

  章氏正腹诽呢,俞蕾这儿又吐了一回。

  林大夫是个正派人,只略略瞟了几眼观了面色,便将眼皮垂下,认真把脉。末了捋了捋须子,慢条斯理的开了张方。

  “且吃吃看。”

  不过一会儿工夫,俞蕾只觉得整个胃都翻过来了。

  真难受啊……

  这要是在现代,一针打下去,分分钟止吐,哪里用得着吃那难咽的中药……

  纵然阿珍是个麻利的性子,等药抓回来也等了好久,再紧赶慢赶,熬药的火候和时间也是不能擅改,等俞蕾吃上药的时候,胃中早被刮得空空,再吐就得吐胆汁了。

  林大夫开完药的时候,俞蕾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先给她扎两针——不是都说中医很腻害的吗?针灸什么的,林大夫这样的人物,那是手到擒来啊!

  可谁知林大夫只睨了她一眼:“还没到那个时候。这药吃上三付也就好得差不多了。”说罢竟是再不和俞蕾多说。起身告辞。

  真不愧是……名医……俞蕾晕头晕脑的想着。

  恍惚间,见潜水霆一脸关切走到近前,温言问她:“才回来便听说你病了。药可吃上了?”

  俞蕾有气没力的挥挥手:“刚吐完,味儿不好闻,你到外间去休息吧!”

  潜水霆却不甚在意的一笑,扭头去催药。

  过了好一会儿,阿珍才亲将药碗端进来:“爷。奶奶。药来了。”

  俞蕾看着黑乎乎的药汁,嘴里就开始发苦,只跟阿珍说:“放凉些再吃。”

  阿珍看了看俞蕾。又看了看潜水霆,待看到潜水霆向她微一点头,这才将药碗从托盘里单手取出,放在床边的小几上。

  药碗有些满。还冒着袅袅热气,因着全神贯注。阿珍并未瞧见潜水霆眼中闪过的异色。

  见阿珍端了托盘下去处理药渣,潜水霆状若无意的问道:“十七,这丫头今年有几岁了?我瞅着年岁尚小,做事倒是稳妥。”

  俞蕾知道自家夫君不是那些看见有几分姿色的丫鬟就想把人家带上床的人。也就随口应道:“阿珍少时便被卖了,颠沛流离,因此生得比同龄人要瘦小。今年也有……十七了。”吧?

  潜水霆见自家小妻子一脸迷糊的模样。面色一暖,笑开:“好你个偷懒的主子。竟连身边心腹丫鬟的来历都记不甚清,赶明儿人家要配人了你还懵懂不知,别教你留成愁来!”

  俞蕾嘟嘴不依:“年龄名姓,自有契书写明,需要的时候,自去查证便是,哪里用得着记这么多。”

  潜水霆摇了摇头,提点她道:“如今你身边不过寥寥数人,你就记不清楚,待得日后人一批批的多起来,复杂起来,还怎么得了?你是我潜家长媳,将来自是要主持中馈,难不成每次派个差使,便要先查验一番契书不成?”说完轻叹一声,“你现在身在病中,暂时不必多想,身子养好了,家事也当抓起来了。”

  就算潜水霆语气表情再是温和,俞蕾也知道丈夫对自己是有些失望了。她也不顾胃中喉中如火烧般痛,只抓着对方的袖口急道:“是我的不是,让爷担心。我这就吃药,等身子好起来,还要爷教我!”

  说罢伸手去端那药碗,只是此时她半身倚在床上,半身倚在潜水霆身上,无处着力,一时手滑,竟是竟药汁颠出些许,沾在潜水霆身上。

  看着迅速扩大的深褐色痕迹,俞蕾有些讪讪,潜水霆却不以为意的挑眉道:“你看我做什么?不过一件衣裳罢了。快些喝药!”

  俞蕾感念他以自己身体为重,一仰脖子将那碗药汁喝得干净。

  看着俞蕾皱成一团的小脸,潜水霆不自觉的声中带笑:“此时拿糖来压却是不好。”说罢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