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1/2)

加入书签

  众修士神情凝重起来,在东里祁遁光之下,将他们一众人自侧面穿越者城池,避开所有甲胄之人与血茧所在街道,来到那接近血域——那数座城池聚集之地。

  这里血光大盛,像是将血神宗里的血雾弥漫出来,淡淡笼罩,虽不及先前所见迷雾那般浓郁,可内中那股血腥之气,却叫人只嗅一嗅,都生出强烈不适之感。

  ——已变得寻常人无法居住了。

  修士们把神识外放,缓慢向城中走去。

  城门口,也不同以往那般有人把守,反而是大开空门,叫他们顺顺利利,就进入其中。

  进了城后,众仙修却现,不同于其他城池或者是死城,或者空旷无人,此城在两边的屋舍里,还住着许多修士。

  那些修士看来也都是邪魔修,但实力上却不足筑基,只是不同境界的炼气期弟子罢了,想必他们也尚且不曾化作妖魔寄子。

  不过这些弟子都以一种极怪异的姿态而坐,七窍处有许多血气形成灵蛇之状,一股一股,钻进其中。

  他们正在修炼,神情都是餍足,仿佛享用了什么美食一般。

  徐子青一行迅往前遁行,那星光在夜色下如同一件极薄的纱衣,全然不曾引起半个人的注意。

  很快,又穿过了这城池,而血气也稍稍浓郁了些。

  连连几座城里,都是这般模样,居住着无数的炼气弟子,辛勤修炼,吞吐血光。

  终于,修士们来到了血神城。

  血神城里的血雾比起外面来,反而要稀薄不少,几乎只飘浮着淡淡一层,血腥之气,也减弱很多。但如果抬起头来,却可以见到高高的天幕上,镶嵌着的是厚厚的血云,就连落下的星光,也因此黯淡下来。

  东里祁的神通,自也因此削弱了些。

  无奈,众修士不敢怠慢,比起刚才来,气息又更收拢些,也不再使用遁术了——否则一不小心,自己遁术的气息,怕是就要越过那东里祁所施,导致泄露出去了。

  血神宗的老巢在何处,徐子青与云冽皆是十分清楚,他们快步在前引路,把道兵们往那处带去。

  路上有许多甲胄之人形成卫队,成列在街道之中来去,在那墙角边,也有些甲胄之人忽然褪去外衣,化作妖魔寄子,互相厮打起来。

  一举一动,都有那妖魔厮杀的章法,间或更能使出一些术法来,竟是以寄子之身,用了修士的本领!

  徐子青心下不安。

  妖魔寄子,不仅有妖魔的能耐,还有修士的神通……

  渐渐地,血神宗到了。

  那里本来是极巍峨的建筑群,即使上空有血雾重重,也能感受到一种澎湃巍峨的气概,使人不禁要赞一声果然是魔道大宗!

  可现下,无数的建筑早已坍塌,只留下那矮矮的一层,在无边的废墟里蜿蜒,就像是一条寿元将近的老蛇,毒牙已钝,再没有半点威风。

  这些很矮的房舍里,似乎都住着很多修士。

  他们的修为都在筑基期,数目也极庞大,不时就有身披甲胄者走过去,把其中数人点出,形成一个队列带走。

  同时,那甲胄之人自袖中摸出许多坚硬的物事,一一分过去。

  那是……

  徐子青眼瞳蓦然一缩。

  天魔石!

  而那些队列分别领取天魔石后,又被另一位甲胄之人带走,快往这血神宗的废墟之外走去。

  想必,便是要去变化血茧——这些筑基修士神情未有甲胄之人这般怪异,大约也是还未化为寄子。

  因此地为妖魔老巢,东里祁等人都不敢出声,彼此传音时,也极小心。

  徐子青道“界膜破开时,血神宗有许多元婴修士,于他人操控下血肉颤动,化为妖魔之态。如今想来,我等曾听闻血神宗有许多金丹弟子借助天魔石而突破,说不得那些元婴,便也是融合天魔石之人?”

  云冽道“应是如此。”

  东里祁等人不知那时情景,慢慢询问几句。

  徐子青自也都一一答了。

  东里祁皱眉道“此中风波,皆因血神宗贪念而来,那血魄魔尊,正是罪魁祸。”

  徐子青眼里也闪过一丝恨色“此人同我与师兄有深仇大恨,正是不死不休!且不说他如何想要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