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桨轻轻地插进尸体间的空隙,缓缓移动,好像生怕惊扰了水中漂浮人的梦

  天上,繁星点点在夜空俯瞰大地。人们说每一颗星星就是一个灵魂。今天,夜空星光灿烂,莫非在同一时间里有大多的人间灵魂升到了天上,去点缀那无边的黑幕

  水中,漂浮人的白色救生衣在黑色的海面中犹如一片片绽放的睡莲,在群星璀璨的天幕下,表现出一种凄婉的美。

  悲剧把人世间有价值的撕碎给人看。

  “有人活着吗”劳伊的声音驱散了海面上初起的薄雾,“听见了吗有人活着吗”

  一名船员发现了什么,用桨将一个漂浮的物体拉过来,那是一个母亲和她怀里的婴儿。在灯光下,安详的神态就像刚刚睡熟。如果不是这对母子惨白的脸和诡异的面部表情,很难相信他们是早已经冻僵了的尸身,寒冷把他们雕琢成冰冻的艺术品,然后放逐苍茫的大海,任其在水面漂荡。

  劳伊强忍着泪水低声自语道:“救人来得大迟了。”这种发自内心的自责使得他更加认真地找寻生存者。

  就在不远的地方,一块破木板上,露丝仰面躺着,旁边是趴在木板旁,半个身子在水中的杰克。

  露丝的神智已经不清楚了,她在低声哼唱着一首歌:“飞吧,哟瑟芬,坐上我的飞船她飞呀飞她飞上了天飞吧,约瑟芬,坐上我的飞船”

  她没有力气再唱下去了,等待她的将是死亡。

  突然,她隐隐听到有人在喊着什么

  “有活着的人吗听见没有”

  露丝抬起了头,她没有听错,那是有人在喊。她急忙爬起身,拼命摇动杰克:“杰克,杰克杰克”

  她感到不对了,杰克没有任何反应,身体僵硬,脸上一层灰白色

  “杰克船来了杰克杰克”露丝拼尽全身的力量用力摇动他,想把他摇醒。但是杰克走了,再也听不见她的呼唤,再也看不见挂满她腮边的泪水。他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永远离开了她,只有那双手还和她握在一起,似乎永远也不想分开。

  “杰克杰克,你答应过,永不放弃的,你还要带我去过另一种新的生活杰克杰克”只要再有一会儿,他们就能回到船上,去开创他们新的生活,他却走了。露丝声嘶力竭的呼叫和泪水已经唤不回杰克的抚慰。他走得那样急,竟来不及道别,仅仅留下了唯一的生的权利。人的生命简直短暂到了荒谬的程度,在几分钟的时间里,还会有新的生命出世,而你已经不复存在了。露丝感到了一阵彻骨的悲凉,但她立刻又想到,他走得那样潇洒,没有遗憾,没有顾虑,因为他给了爱人生活的动力。

  大西洋上的星空深邃而辽远,漫天的星斗就像泪珠,点点滴滴,洒满天宇。

  露丝没有忘记杰克的叮嘱,她必须活下去,那不是为了自己因为从她把一切给了杰克,她就已经是杰克的一部分了。

  救生艇没有发现露丝,船渐渐远去了。

  “回来,回来”露丝嘶哑的声音根本无法传到救援者的耳朵里。如果他们离去,露丝必死无疑。她不能死,她必须为了杰克活下去,否则,杰克的死就毫无意义,是杰克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露丝的未来。她怎么能不珍惜生命呢

  要享受生命的每一天

  “哟嗬有人活着吗”

  “没有人答应。”

  劳伊的喊声和船员的对话声逐渐远去

  露丝也在喊着:“回来,回来”但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这时,露丝看见了不远处漂着怀德的尸体。她一下子坐了起来,对杰克的尸体道:“我一定做到我答应你的”她最后一次亲吻杰克那冰冷的嘴唇,然后哭泣着轻轻地放开杰克带着断了链子的手铐的双手,慢慢地将他放人海水里。杰克缓缓地沉人水中,他那年轻的面庞最后一次在露丝眼前浮现,然后便消失在大海深处

  露丝滚落进冰冷的水中,用最后的一点儿力量向前游去,一直游到怀德尸体旁,从他嘴里拿下哨子,用力吹起来第一声哨音并不大,但是接着的哨音就传出很远了。

  劳伊马上就听到这熟悉的哨声,他立即下令:“掉转船头”

  灯光照在露丝苍白的脸上,她闭上了眼睛,但是仍在奋力地吹着,吹着

  第十一章

  露丝睁开了眼睛,但那已经是84年后老年的露丝了。她的叙述接近了尾声:“泰坦尼克号沉的时候,船上共有1500人掉进大海里。当时有20条救生船就在附近,只有一条回来救人,一条”

  灾难会使人们看清民族的陋习和人为所创的悲剧人类社会在某些时候总是留着它的谜,对于智者,这些谜变成了财富;对于愚者,这些谜只是野蛮和暴力;而对于哲学家,则总是迟疑着不敢谴责和回忆

  丽莎泪流满面,她被奶奶这一哀婉的爱情传奇所激动。在她年轻的生命历程中,有过爱,有过期盼与等待,也有过失望与悲哀。但是当她进入到奶奶的精神世界时,她才懂得了热爱生命这句话的真正涵义

  路易在不停地揪着他那满面的胡须。露丝的故事为他打开了生活里另一扇窗子,生活并不像操纵一个机器人那样简单,他陷入思索中

  对于洛威特来说,他的感受恐怕就更复杂了。打捞项链所引出的故事给他的灵魂做了一次净化,他第一次开始思考在财富事业生命之上还有什么更珍贵。也许,这是一个从理论上早已解决了的问题,但是在现实中有多少人能像杰克那样直面人生呢

  所有在场的人都被露丝的叙述所吸引所感动所震撼。在他们面前,那沉船的残骸所包含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它的容积

  “一共救了6个人。连我在内。”老人那布满皱纹的脸此时显得有些激动,“1500人只活了6个后来小船上的700多个人就在大海上等着等着活,等着死,等着做忏悔,好像等了很久”

  黎明前的大海,平静,安恬,仿佛刚才的暴虐与它无关。

  几艘救生艇在海面上漂荡,等待着救援的船只。熹微的晨光在海水的映衬下显得有些荫冷。

  获救的人们并没有任何激动,他们悲哀地注视着前方,保持着极度的安静。

  艾斯梅一直低着头,他的脸色在即将破晓的曙色中更显得苍白。他留下了生命,却丢失了灵魂。在良心的谴责下,直到1973年他去世为止的岁月里,他一直把自己置于自我放逐的境地,以换取内心的平静

  卡尔挤坐在妇孺之中,他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不安。喝一口人们递上的酒暖暖身子,等待着回到他的世界纸醉金迷的世界之中

  鲁芙呆滞的神情依旧,她那颗麻木的心很难再恢复常态。巨大的刺激对未来的惶恐使得她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

  紧靠着她身边的莫莉默默地注视着前方,她的心里更多的是对死者的歉疚。软弱,你的名字是女人。这句话真实地体现了莫莉的处境

  在另一条救生艇中是已经苏醒的露丝。她那苍白的脸上流露着无法描摹的表情,那是一种在遭受巨大痛苦与悲哀后所显出的麻木与迟钝。只有她眼中的泪水与起伏的胸膛表明她还处于激动之中

  船上,劳伊在拼命地挥着手中的火花筒,向远处的船只呼救

  当喀尔巴阡号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正值太阳从水天线边露出第一抹光亮之际。在晨光微嘉中,大海蓝灿灿的。夜的黑色暗影还在西边流连,东方却已显出晨的红色幕帘,这两种颜色在头顶上的过渡部分则是一望无际的瓦蓝救生艇驶向喀尔巴阡号

  阳光是温暖的,它慷慨地将热量洒向大地,也洒向这些休息在甲板上的孑遗。对于这些人来说,新的生活又开始了。尽管它充满了烦恼和艰辛,然而,生命的可贵,生活的美好,只有他们才悟到了真谛。

  露丝坐在阳光下,她的头上蒙了一条毛毯,整个脸部隐藏在荫影里,她尽管疲惫不堪,但是却毫无睡意。杰克的身影总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恩绪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她幻想杰克也会遇救。他就在这些人当中。也许,当她蓦然回首,杰克就会微笑着站在那里,披一身阳光也许,他躺在哪一个角落,正在等着她去照顾安慰,当她扑向他的身旁时,就会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再见他那顽皮的模样

  露丝不相信,这样一个跳动的灵魂会沉寂在大西洋的海底,他的话语就在耳边回响:“哪怕是无根的漂浮生活,也要学会享受每一天。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幸运的游戏”她从杰克那里学到了对生命的珍惜。去享受人生,她要让杰克的灵魂在她的躯体中得到永生,这样,他们就永远在一起。

  露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