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11章(1/2)

加入书签

  过的银针。不过当时四周除了九条悠与在九条悠到达之前就躲在那享受一个人时光的我,并没有其他的人,所以当想要袭击九条悠的出现时,还没有等我开口提醒九条悠,那些保护他的人便突然出现,不过他们只注意到不让九条悠发现他们在暗中保护,并没有注意到躲在一旁不小心看到一切的我。而我最近得罪的人之中,敢来袭击我的,除了九条悠恐怕就没有第二个人了。只是,如果算来,我在美国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得罪他了,但并没有受到任何袭击,所以对于今天在香港受到的袭击我感到很困惑。这也是为什么我想确认清楚,想要对我不利的到底是九条悠本人还是在暗中保护他的人出于保护他的职责而作出的主观判断。如果并不是九条悠的本意,而只是在暗处保护他的人自己的判断,那只要同九条先生沟通后想必会很好解决。还有就是,今天那个忍者装扮的人突然从我面前消失之前对我说了很奇怪的话,他让我不要乱说话,可是我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乱说了什么。”

  “您是说您见过银针?针上是不是有毒?”

  “是的,针上有蛇毒。不过保全公司的人有随身携带抗生素和常见蛇毒血清。”

  “闫先生后来报警了吗?”

  “当然没有,如果这点小事都要惊动到警察,那黑道上的朋友怎么可能那么卖我的面子?”

  “不过袭击你的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你呢?”

  “当时我自己培养的保镖已经将我围住,并且突然有什么声音响起,不过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听见。但是那个袭击我的忍者装扮的人却在听到了那个声音后突然消失在我的面前。”

  岛泽熏想到,这和他那晚差点被人暗杀又突然被救的经历何其相似。他觉得有必要向九条悠好好将那些人的身份问清楚了。

  “闫先生,既然那个人没有再继续袭击你,如果真的是有声音阻止了他的行动,那么您可以放心,您应该不会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了。”

  “岛泽先生,我可以相信您说的话吗?”

  “我并不能给您任何保证,闫先生。但是我也有过和您类似的经历,而且之后便再没有受到过任何袭击。所以我想,想要对您不利的人的行动,一定是被九条先生察觉并且及时制止了。”

  “什么?岛泽先生居然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如果真如是岛泽先生所说的那样,那当然再好不过。不过,我还是想要拜托岛泽先生您一定将我的疑问带到。”

  “好的,我会的。请闫先生放心。”

  “谢谢您,岛泽先生。”

  “不用谢,只是传个话而已。”

  “岛泽先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