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2章(1/2)

加入书签

  其再进行打压报复。

  明明比九条悠大了有两轮,但是头上不禁渗出细密的汗珠的九枫院一郎,突然有还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自己敌人的庆幸之感。

  九条悠把玩着手中岛泽雄介和岛泽熏联名发出的邀请函,玩味地冷笑着。岛泽熏么?名字居然也是熏啊!虽然自己不想承认,但是熏这个和她相同名字,的确让他早已死去的心有了几秒钟的触动。

  尽管自己的感觉应该早已经麻木了,但每当封印的记忆在梦中变换着重现,看到曾经也是至今唯一深爱过的她一双总是含笑望着自己的眼睛正仇恨地望着自己,夜里总会被那样的梦给惊醒。

  想到自己一直被她欺骗,背叛,最后还在自己之前“重病”而亡。他的手下意识地握紧成了拳头,现在只有在想起她时,心口的纠结的疼痛感才能让他确认自己还是活着的。

  看着手中暗卫调查来的有关岛泽熏的详细资料。对照着岛泽雄介的照片,完全不同与岛泽雄介那富有侵略性的脸庞,照片上的岛泽熏有着苍白的肤色,身材清瘦,俊美得显得阴柔媚惑的容貌让人会在第一眼时误认为他是某个美丽的女子。

  最让九条悠吃惊的是,岛泽熏的眼睛,和她的眼睛是那样相似。只不过岛泽熏那漾在嘴边温柔的浅笑即使在照片上也能让他感受到其骨子里散发出的冷漠。

  作品正文第5章

  当从来不轻易在任何正式场合参加过宴会的九条悠挂着一脸酷酷生冷的表情跨进岛泽家宴会大门的时候,众人的视线便不约而同被其牵引。经过人群之处,人们自动让出了一条道。

  看着闪避开自己的众人,九条悠面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秒钟不易察觉的僵硬。果然,只是因为莫名其妙对那个人的介意而来参加不适合自己的宴会这种事情还是太欠考虑了么?尽管心里那么想着,当岛泽雄介和岛泽熏从阶梯上走下,迎向自己时,还是将脸上的表情缓了缓。

  九条悠并不知道,他自然散发的贵族气质和蛊惑人心的邪恶冷酷之感毫无疑问成了今天宴会众人注目的焦点,那种不食人间烟火般高贵冷漠的美感让众人想接近却不敢上前,毕竟人们眼中如神邸般存在的九条悠一直是神秘恐怖又高不可攀,无从窥伺的存在。更何况这是在最近众所众所周知的收购事件的三方中两方的主人公齐聚的宴会上。

  “九条先生您能亲自来参加这个宴会,真的令我和犬子感到非常的荣幸。”岛泽雄介心里恨的牙痒痒,面上却笑得卑躬屈膝,似乎他不是面对着九枫院集团的掌舵人,不是近年来紧逼九枫院集团、却在这次的并购事件中惨败的岛泽集团的掌舵者。

  没有错,九条悠作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