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3章(1/2)

加入书签

  来的时候显得很惶恐。她说熏的母亲一直都爱着我,孩子未出生时便也取名为熏。她说那个无辜的孩子的生命正被人威胁着,还说因为那个孩子的出生而使自己失去了最爱的人,所以你父亲恨那个孩子,让她自生自灭。她没有告诉我受到谁的威胁,她怕给我带来危险。她只请求我无论如何可以保护那个无辜的孩子。她太傻了,我是连她母亲都能舍弃的人,又何况是和我没有关系的她同别人的孩子呢!”岛泽雄介有些自嘲地说道。

  那个仆人很惶恐?突然,九条悠的眼前闪过那个仆人死后仍然未曾闭盍的流露着惊惧地眼神。自己怎么会忽略了她惊恐眼神的细节?本来以为她是服下了毒药后被那个敌人安排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甚至由于她的疯狂和竭力撕底让他觉得她的精神已失去控制。现在想想,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突然,另一双熟悉的眼睛浮现在眼前。

  九条悠为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他决定立刻去确认清楚。

  “我突然想到了很重要的事情,必须现在就去确认一下,今天我就先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至于岛泽先生您今天请我来的目的,虽然还没有来得及谈,但是我大概了解,那些问题等我下次来拜访时一定会给您一个您所期望的结果。只当是你让我了解到这么多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情的线索的回报。下次见了,岛泽君。”

  九条悠特意在最后加了一句,同岛泽熏告别。

  九条悠匆匆告辞后,留下的岛泽父子都一言不发,空气中突然散发着尴尬的气息。

  “父亲,如果有一天,用我可以换取家族利益的话,你也会象对待母亲一样对待我吧!不过,您并没有对不起我,您将我养大,我便该感恩。虽然,您的对不起本该对母亲说的,只是她已经听不到了。但是,您请放心,从今天起,我会更加为了我们的家族,为了您的野心而使自己变得更强。但是当有一天我认为自己已经还完了您的养育恩情,就请您放我自由,可以吗?”

  岛泽熏感觉自己每吐出一个字都很累很累。他从未想过,原本只是希望得到尊敬的父亲的肯定而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现如今却是为了要逃离让自己感到寒心的父亲与他加铸在自己身上名为养育恩情的枷锁而希望自己变得更强。

  岛泽雄介没有回答什么,一瞬间颓然,叹了口气,走出了岛泽熏的书房。

  作品正文第11章

  九条悠出了岛泽府邸,便让司机直奔回自己府邸。一路上,他都在努力回忆过去的一些片段,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回到府邸,九条悠便唤出了隐匿在暗处的暗一。在仔细盯着暗一的眼睛看了数秒之后,开口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