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7章(1/2)

加入书签

  么?这床肯定是仆人偷懒没有铺,我可没有特意吩咐让仆人打扫房间时不要换去房间的摆设。话说前头,我可没有特意让下人不要整理这张床,谁会做那么无聊的事?你可不要误会了!”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啊!悠,你知不知道,你越解释,越会让我觉得你在掩饰哦。”

  “你!”

  “我怎么了?”

  “可恶,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九条悠一把拉过岛泽熏,霸道地吮上岛泽熏的薄唇。

  “今天坏孩子要受的惩罚可不仅仅只有这些。熏,我要抱你。”

  九条悠的眼睛此刻正饱含着温柔地似乎想要将已经颤栗不已的岛泽熏完全融化掉的情愫。

  然而激烈地亲吻过后,九条悠突然停住了动作,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正常的红晕。九条悠不知道男人要怎样拥抱男人,正在因为不知道要如何向岛泽熏开口而感到窘迫时,岛泽熏在九条悠的怀中,仰起头,对着九条悠露出了一个颠倒众生的了然的笑容。

  岛泽熏顺势将九条悠推倒在本就略显凌乱的床上,主动覆上九条悠,在岛泽熏的慢慢引导下,两个人同时到达了快乐的天堂。

  一个翻身,九条悠将岛泽熏压在身下,爱怜地抚摩着岛泽熏的每一寸肌肤。

  看着岛泽熏因为自己而变得涣散迷离的眼神,九条悠感到很满足,同时感到很幸福。

  “早安,熏。你,你的身体,没有关系吧?”九条悠有些羞怯又有些自责地望着正用火热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岛泽熏。

  “早安,悠。没关系,我的身体早就已经适应这些事了。”岛泽熏无所谓地说道。但是岛泽熏眼神中刚才的火热却突然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毫不掩饰的痛苦。

  “熏,你怎么了?你的神情怎么突然都变了?”因为岛泽熏眼中突然闪现出的痛苦神色而有些不知所措的九条悠没有注意到岛泽熏话中所隐含的意思。

  “我说我的身体早就已经适应这些事了,你还不明白吗?”

  “什么意思?”

  “你需要我再说的更明白一些吗?对不起,直到刚才,我都太沉浸在自己的感情中了,因为太想要和你在一起,差点忘了一些自己无法抹去的过去。”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或许应该听说过,我们岛泽家族的孩子每到15岁时就必须参加一次测试,通过测试的孩子才会被族中众人承认,才可以接触岛泽集团的内部事务。即使我是父亲唯一的儿子和继承人,对我也没有例外。也正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被当作父亲的继承人在培养,所以对我的测试特意被增加了难度。我一直很讨厌同政客接触,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