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100(1/2)

加入书签

  第 101 章

  莫承恩刚要写下,就听见霏霏在那边抗议:“才不是呢,霏霏是2月11号出生的!我比你大!”

  “不可能,上次我看见你资料上写的就是这个!”

  “那时妈咪交待的,要写y历的生日,凌辰要喊我姐姐!”

  2月11号!这个数字像炸弹一般在莫承恩的脑海里砰的一声爆炸。

  2月11号?五个月大的孩子可以出生吗?

  答案是不可能!

  那么不就代表在漪涟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怀了这个孩子,也就是说这个孩子g本不是蓝。亚莱克斯的。

  这个孩子的父亲只可能是——他们三个中的一个!

  莫承恩连忙仔细看这个孩子,不知怎的,原本越看越刺眼的孩子此时看起来确实这么可爱,越看越觉得在她的身上有着和他们三个人相似的地方。

  这个发现如同一个已经穷途末路的人突然发现自己买的彩票中了特等奖,而今天恰恰是兑奖的最后一天。

  莫承恩反应过来,连忙打电话给维尔利克:“维尔利克,立刻查一下那个孩子的资料,我怀疑她的出生日期有问题,她可能,是我们三个人之一的孩子!”

  挂了电话,莫承恩发现自己的手在发抖,这会是希望吗?这是不是预示着他和涟漪还有可能。

  无论是什么答案,这对莫承恩来说都是莫大希望。

  我回到医院的时候,莫承恩正站在病房的门口。

  眉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又迅速的恢复,正当我转开门把,想要进去的时候,手腕一下子被人攥住。

  “你干什么?”力气不大,没有弄痛我,却是让我挣斗挣不开,我忍不住动了气。

  “我有事和你商量!”

  “我没兴趣!”

  莫承恩不由分说地攥着我的手腕,拉着我走,惹得一路上的护士医生都侧眼看望我们。

  大概没有人见过向来一派云淡风轻的院长会有如此气急败坏的神色吧。

  直到到了他办公室,反锁上门,他这才把我的手放开。

  莫承恩看着我,脸上是我所不熟悉的神情,欣喜又仿佛带着几分无奈。

  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心里只觉得有什么事即将发生。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叠资料递给我,我疑惑的看了我一小眼,只是一眼,我却觉得自己已经站不住倒过去。

  那上面赫然是霏霏的出生资料,出生日期上写着二月十一号。

  “她是我们三个人中一人的孩子!”这句是肯定句。

  我缓了缓身子,命令自己镇定下来:“你就这么肯定,难道就不能我背着你们和蓝在一起!”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改孩子的出生日期,甚至即便是真的,现在的医学也可以轻易的鉴定出来,我不介意去做亲子鉴定!”

  第 102 章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改孩子的出生日期,甚至即便是真的,现在的医学也可以轻易的鉴定出来,我不介意去做亲子鉴定!”

  我踉跄了几步终是没有忍住:“就算霏霏是你们的孩子,那又怎么样,从出生到现在你们关心过她吗?你知不知道在她出生的那天,因为雪崩我们住的地方道路都被雪覆盖,是蓝背着我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小时,直到我们遇到雪撬车才把送我到医院的,我在手术室里难产,疼了一个晚上,也是蓝不顾浑身湿透在外面不眠不休的等了一夜,那时候你们在哪,在干什么?你告诉我啊!”

  到最后我已经抱膝坐在地上痛哭,眼泪不住的落下。

  莫承恩愣愣的看着半晌终于回过神来,一步上前抱住一边不住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轻轻的吻去落下的泪珠。

  “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从头再来,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好不好?”

  我哭着摇头:“来不及了,我不会对不起蓝!”

  当年那一次蓝的脚冻伤了,即便经过治疗,在雨天关节还是会发疼,那时候我蹲在床边,第一次恨自己的任x在生产前还要去看雪景,那时候我就明白,我欠蓝的情意一辈子都还不清。

  所以,我永远不会对不起蓝。

  打开病房门,看见维尔利克坐在霏霏床边的时候,我几乎是无奈到了极点。

  自从那天开始,那三个人就天天轮流来报到,真不明白他们哪来那么多的空,莫承恩也利用职务之便,将霏霏留在医院,说要再极细观察。

  不过我还是感激他们,没有带霏霏去做亲子鉴定,保全了我最后的颜面,然而因此蓝也明白他们知道了。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站在窗户口,抽着烟,他平时不抽烟的,那天是真的心烦了。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从背后环住他的腰,他的手覆上我的手,我们两个人就这样站了一夜。

  而他们三个人天天过来,我也从不悦到视而不见到无奈,现在是彻底的懒得计较了。

  我看得出来,他们是真心的疼霏霏,看着他们在我向霏霏介绍他们称他们为叔叔时片刻黯然的神色,我心里也开始有片刻的心疼一闪而过。

  我和维尔利克站在医院天台上,风从我们两个身边吹过。

  “我和霏霏都不需要你们的弥补!”

  “我不是补偿,只是想这么做就做了而以!”

  “如果你们不是知道了,霏霏可能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你们还会这么对她吗?”

  “不会!”维尔利克回答的简洁明了:“因为我们也有我们的自私,我们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小霏是我们的女儿,而是因为有了小霏,我们之间就拥有了再也无法断开的牵绊联系,漪涟,你明白吗?”

  “就算这样,那又如何,我们之间谁也无法回头!”

  “我们只想对你好点!”

  我忍住即将滑落眼眶的泪水,忍耐,忍耐,却终是没有忍住眼泪,在那人从身后抱住自己的时候落下。

  “我不想看到你再为我们流眼泪,因为你已经为我们流了太多的眼泪!”

  指尖碰触到他环在我腰上的手,我从来不怀疑维尔利克是最了解我的人,轻易的碰触到了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第 103 章

  从那以后我对他们的到访已经顺其自然,看着他们和霏霏玩的那么开心,甚至因为霏霏的关系凌若风和凌辰的关系也慢慢缓和,我心里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

  所以在接到莫承恩签字的出院通知书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很惊讶。

  如果说这几天他们只是在想我开玩笑的话,他们的表现看起来又不像,如果说不是,那又怎么解释一夜之间他们几个都不出现,甚至发出了出院通知书。

  我曾经去院长室找过承恩,结果几次得到的结果都是说院长不在,我不得不怀疑他是在故意躲我。

  我心烦意乱的将手中的书一扔,对我这几天的心烦,我只能对自己说是因为我们回来了这几天他们却一直没有来看霏霏,在面对霏霏失望疑惑的面孔时的生气。

  “怎么了?这么生气?”

  我回过头,这才发现蓝竟然站在客厅的门口。

  蓝带着淡淡的笑意状似悠闲的走,捡起被我扔在地上的书,放在一边的茶几上,动作是说不出的优雅,如沐春风。

  然而我看着这样的他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蓝,你怎么回来了?今天公司不忙吗?”

  蓝定定的看着我,嘴角的笑容渐渐的敛去:“我回来已经好久了,看见你在客厅里心烦意乱了,是因为他们一直没有过来吗?”

  “蓝!”我慌乱的站起身:“不是的!”我害怕蓝脸上那种带着悲伤的笑容。

  “如果我告诉你,他们不是不想来,而是来不了呢!”

  我愣愣的站在那,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三大集团今年最大的合作项目的资料被关雅泓拿去,现在三大集团乱作一团,如果这个计划失败,那么三大集团就会像泡沫一样消失,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凌若风修改了遗嘱,将所有财产留给霏霏!”

  我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很惊讶是不是,刚知道的时候,我也很惊讶,他们是真的知道错的,极力想要弥补你们,对你好,在还不知道霏霏是他们之中谁的孩子就这么做,那你呢?你是不是也准备回头?”

  我握住蓝的手,他的指尖是冰凉的:“蓝,你再害怕什么呢?我说过我爱你,那就不会再改变,我确实不得不承认,我有些被感动了,可是我不会回头,从我选择你爱上你的那刻起,我就不会回头,也许你觉得这么多年,我对你是亏欠多于爱情,那么我告诉你,我的心很软,经不起你那般的宠溺,所以我爱上了你,如果只是亏欠,我不会让一个人进驻我的梦想!”

  蓝看着我,紧紧的抱住我,彼此亲昵的吻。

  “我爱你,漪涟!”

  在跟蓝商量过之后,我还是怀着忐忑的心去了凌氏集团,以前凌若风曾经把总裁专用电梯的卡给我,让我去找他的时候可以方便店,我从来没有用过,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一副宽边墨镜遮去大半的容颜,我有似无恐的走进凌氏集团。

  第 104 章

  到了顶层之后,才感觉到了和楼下的平静截然不同的忙乱,里面的每个人都在忙碌的工作,十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跳跃,面上的神情无一不是紧张忧虑。

  我径直走进了办公室,凌若风正在那忙碌,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来,看见是我,手中的笔一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