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同调(1/2)

加入书签

  海底世界比想象中的要冷。尽管是夏天,可毕竟是晚上,要不是潜水服内做了保温设备,我可能就要冻死在这片人类禁区了。潜行了近半小时,我已经来到了海岛边缘。找到了一块礁石。以此为隐蔽,我先看向了岛屿。

  岛屿的面积看着并不大,似乎也就是日本一个远郊村落的大小。不过这个岛的高度确是足够,凸起的岩峰已经将近百米。用来做一个犯罪团伙隐蔽的窝点倒是真的很合适。

  月光之下,我能够看到的也就只有这个岛的一个剪影而已,不过从这大概的形状看去,这里并没有所谓的监视灯塔。或许内部会安装有监控设备,若有,这也就标志着,这里面的警戒度不会太低。拿出热成像望远镜,我向着海岛扫视着。

  “不得不说有好的装备可以让我更加的安全。”在几百米外的礁石上,我就已经观察到了数十个人在岛外游走。一部分是在岛内,而另一部分,则是在往岛内摸索,是那些亡命徒们,他们也登上了岛屿,而且截止到目前,还没有被发现。

  “这里没有制高点,想在这里狙击,几乎是不可能了。”换上夜视望远镜,我看向岛屿周围的地貌。灌木和树林与礁石成为了这里的主色调,想要再往里探索真的只能深入进去才行。可惜望远镜不能找到岛屿内有没有监控设备。不过好在现在有七八个先锋在替我开路,让他们去头疼吧。我可以在附近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溜进去的点。

  为什么要说七八个,因为在我的视野内,有那么几个人并没有出现,要么他们还没到,要么,他们已经潜入到了其中,或者绕开了我的视野范围,在要不然,他们已经成了鲨鱼的盘中餐了吧。

  从礁石上重新跳入海中,我利用潜水设备绕着岛稍微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很好的机会。背面防守的人不多,可惜这里的山崖太过陡峭,不好攀登。尽管我利用夜视镜看到了有两个人在绕后,不过我也只能祝他们好运了。在西北方向有一个内陷的海域,但我没有敢靠近,生怕那是敌人的出海口,这要是一头撞进去估计就只能刀剑相向了。

  再次回到了正面的沙滩,这里应该是唯一一个好登陆的地点,看来想要潜入进去,在没有确切的监视情报之前是不可能的了,再加上这次要取的物件有两个。也不知道两个东西会不会是放在一起的。尽管我自己都觉得这很不现实,戒指和文件,根本就是两个类别的东西,想放一起都难。

  成功登陆,我摸进了一片灌木丛中,隐蔽好身形,我换下了沉重的潜水服,穿上了防弹t恤和自己的夜行服装。一只眼睛带着热成像的镜片,另一只眼裸眼观察着附近的一举一动。

  看着外围走动的几个人,我缓缓的摸了上去。或许其他人会选择绕过他们,但是我还是喜欢直接冲上去解决。因为我有武器,多到他们想象不到的武器。

  悄悄摸到守卫在外岛的两个守卫身边,我双手各握着一把装了消音的手枪。只听噗噗的两声,两人便软软的倒了下去。在他们的额头上也各自出现了一个血洞。两人倒地,我飞快的冲了上去。将两人拖进了灌木丛。到底是现代的海盗,身上穿着的并不像两百年前加勒比海上的那些英国人,也不是那些西班牙的水手。而是西装衬衫,t恤外套。这倒是让我省了不少的功夫。收起了自己的夜行风衣,从项链找出了一套类似的外套,我套在了身上,捡起了这两个尸体身上的一把hk-mp5,一把m57。这种配置基本就是海盗所拥有的标配了。换上这样的装束倒是利于潜入内部。但是很有可能被其它来犯的雇佣兵或是杀手当做是海盗处理。作为这种双方面的威胁,即使换好了衣服,我也没打算第一时间溜进去。而是就站在刚两个守卫站的地方,观察着四周是否有监视器存在。

  很幸运的,在我回到海盗刚刚站的地方时,在我的头顶正好没有监控,大概是这个位置距离岛中心的山峰比较远,才导致这里是用人来把手而非监控吧。不过在这片外域向着里面看去。倒是能够看清山峰下端的洞口,那是一个自然形成的海洞。在登陆时我并没看到什么船只,想必再海洞内,应该有一个小港口,和我刚刚看到的内陷海域相连。

  “这样的岛屿,和我的艾尔卡特拉斯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过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相信里面会配有rpg这种重火力吧。虽然不敢说有两栖作战艇,但是小心点总是好的。如今最稳妥的方式还是等待混乱的产生。或者,干脆我就去制造混乱。”站在门口,我凝神思考着。“啧,可惜还是情报不足,不然的话潜入才是最方便的。算了,还是从外围慢慢摸索吧,至少在里面打起来前,我需要把撤退的路线选好。”

  打定主意,我开始提着枪缓步在岛屿外围观察起来。仗着有夜视仪和热成像,我倒是可以绕过许多看守的人,不过想要看清整个岛屿的监控却是有些困难,也只好一步步的走了。

  “最好还是能够抓条舌头,问清一些事情比较好。”躲在一颗树后,我仔细观察着四周人物的动向。能够登上岛的人都开始潜入了,我的动作应该是最慢的。不过那倒无所谓,我从不打没把握的仗,小心驶得万年船。绕过正门,在丛林间我遇到了一个落单的守卫。大概是出来方便的吧。在暗夜中,我默默等待着,直到他放水的一瞬间,一块充斥麻药的方巾就捂住了他的口鼻,几秒钟徒劳的挣扎后,这个守卫便软软的倒了下去。拖着他来到树林深处,我将他绑在了一颗大树下,塞住了他的嘴,在我带好面具后,一个耳光就朝着他的脸扇了过去。

  啪!

  清亮的耳光让他瞬间醒了过来。

  “听着,不想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当他从迷茫中彻底清醒后,我用英语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同时将枪顶在了他的额头。“听懂了就点点头。”

  “呜呜。。”那个守卫急忙点头,到底只是手下,在生死之际他根本没有忠诚可言。

  缓缓取下他嘴里塞住的布条,果然,他很听话,没有出声。

  “国籍。”

  “日。。日本。”

  “山口?”我将语言从英语换回日语。

  “三池。”那个守卫道。

  “这里是三池会的地盘?”我看向整个岛屿。

  “不。。。我们是被雇佣的。”

  “这里不是海盗的窝点?你不是海盗?”我捕捉到了一个敏感词。雇佣。海盗怎么可能雇佣黑帮?

  “我们受雇于这帮海盗,他们似乎在保护什么东西。”守卫的话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不过撸起他的袖子,看他身上的纹身,相信他的确是黑帮出身,至于其它的是真是假到无妨。

  “这里有多少人。”

  “我们来了三十几人,海盗有一百二十多个。还有其它的一些小势力。”

  “你们到底为什么而来?是什么东西让你们这样拼命的保护?”

  然而,这个守卫却只是摇摇头。“我只是听从命令而已。”

  “形容一下你们的首领和海盗首领的样貌。”

  “。。。”守卫冷冷的看着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或许这个问题有些触及他的底线。哪怕是现在的我已经拿枪指着他,他也没有回答。

  “告诉我藏宝的仓库,以及监控的配置。”

  “仓库在地下,监控室也是,整个岛的监控全部集中在山里,外面只能靠人把守,军火库在后山的。。。”

  轰!!!!

  询问还没结束,一声巨大的爆炸就已经响在我的耳边。很快的,叫骂声与呼喊声响彻小岛,接踵而来的还有手枪,机枪,以及各种爆炸的声音。

  “军火库炸了。”那个守卫看着本部冒气火光的地方皱眉说了一句。“放了我,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都说了。”

  “大船在哪儿?”

  “什么大船?”

  嘭!

  握枪的手在这个守卫的太阳穴上狠狠敲下,见他再次晕过去后,我也没有杀他,而是向着小岛的中心基地走去。留他一命并不是因为我好心,而是若他真的能活下来,将这次的事情报告回三池会,说不定还能造成更大的混乱。此次来这里的杀手雇佣兵来自五湖四海,让他们都去得罪三池,把这场水搅得更浑,我们能够从中获利的机会也会更多。

  如今现在的局面,战斗已经打响,混乱也已经开始,是时候进去摸鱼了。

  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

  我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岛内的洞穴,而是绕着岛外,靠近了岛后的港口,这里停泊两艘中型艇,四艘小型快艇。应该是平时海盗们出入岛屿用的,相信在某个看不见的位置应该还有一艘大船,是海盗们平时用来休憩出行的场所。只可惜在如此的夜幕下我是看不到了。可惜刚刚抓的是个外援守卫而不是真正的海盗。现如今在这里的守卫大概还有七八个人,当然之前肯定不会是这么少,不过当爆炸之后,现如今守在这里的人并不算太多,大部分都去基地里面支援了。

  躲在山岩边,我拿出了消音的手枪轻松放倒了不远处的一个守卫。紧接着便狂奔到下一个掩体后放倒了下一个,不过这倒是被港口高处的一个放哨的看到了,当我躲进掩体。已经听到那个黑人皮肤的海盗咿呀呀的喊了起来,不过也仅仅是一句话,就被我一枪放倒,从高处掉了下来。只是我的行踪,也算是彻底暴露了。

  剩下的几个守卫从港口附近鱼贯而出,也有从中型艇的船舱走出来的。他们手里虽然不是制式的武器,可是毕竟也是枪,一时间五六个人打得我也是抬不起头。不过在他们一轮进攻后。。。

  哒哒哒哒哒哒!!!

  一连串的子弹从我的枪中打了出去。从项链里拿出的重机枪对着他们就是一阵扫射,更何况我还有夜视仪,和他们相比我更占据火力与视野上的优势。没到两梭子子弹,刚刚还叫嚣的海盗们已经一个不剩的全躺在地上了。

  收起枪,将手按在了船上,下一刻,整艘船直接消失不见,被我收到了项链中。这样做还有个好处,就是探明还有没有活人。因为有生命体的话,我是无法收起船只的。很快,在六艘快艇都被我收入囊中后,我便从后港朝着洞**部探去。

  洞穴的主体是岛屿的那座高峰,里面除了最普通的溶洞外就是人力建造的建筑基地,石料与木料交替。算不上科技感,但是绝对是现代风的建筑,能在里面住人了。穿着与海盗类似的衣服,我摸进了基地内部。此时四处都在交火。我混进来不仅要小心那些海盗,还要小心那些雇佣兵和杀手们,他们可没一个是菜鸟。一个不留意我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不过还好,他们打得很乱,而我也趁机摸进了基地内部,找到了地下室那个藏着宝藏的仓库。此时的这里应该是一个人都没有,毕竟上面打的叮当响,海盗方数量至少二百有余,巨大的优势下,谁又回想着过来拿钱跑路呢?不过对面虽然只是十来个人,可却都是从战场上摸爬滚打活下来的,哪怕是劣势,但是在枪法和经验下,带走七八十个海盗还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这十多个人手上的武器与他们的体力是否能够撑过这一轮又一轮的连环轰击。

  来到仓库,我从死角的位置,爆掉了仓库大门前的监控,在确定敌人视野丢失后,我在大门口埋下了一颗诡雷,这才谨慎的往里走去。

  “啧啧,这帮海盗还真是富得流油啊。”看着满地的琳琅,我不由得啧了啧舌。珠宝首饰璀璨夺目,真金白银更是堆砌成山。美元与英镑这些货币在这里几乎已经成了地毯,上面全是名贵金属打造的器皿。甚至还有几幅画,不过已经受潮没法看了。“行,不错,这波不亏。”带着满满的坏笑,我开始收起这些价值连城的财宝。

  珍珠首饰,收!是时候给志保和静流添加点首饰了。

  金砖银玉,收!艾尔卡特拉斯的经济又能得到补充缓解了。

  贵重器皿,收!虽然没什么用,让瘦狼问问那群收藏家有没有要的。实在不行扔家里当摆设也不错,不知道瘦狼的丫头古贺樱现在还会不会尿床?拿个这个去当个。。嗯。。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这满地的货币就算了,不干不净的,拿了也未必能花。将财宝收的差不多了,我也要准备离开。不过还没走,却想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那份资料文件呢,戒指呢?为什么我扫荡了这么半天都没看到?钻石和钻戒倒是刚刚看到不少,不过都不是我想要找的戒指啊?和简报上的照片完全对不上。奇怪。。想到此处,我不由再一次翻找起来,还探查了一下是否有什么暗格,不过事实告诉我是我想多了。很显然,不论是文件的牛皮纸袋,还是戒指,都没有放在这里。

  “难道是海盗头子还将这些分了类?还是说。。。他们看了那份文件,意识到了什么?”我凝眸思考道。若是这群海盗只是海盗,那么那份文件和戒指或许可以成为他们财富的保障,但是这次海盗雇佣了很多外籍的黑手党和势力。那么这群海盗可能不单单只是为了钱而已。或许。。。他们和政府还有勾结?和右翼?!如果说这该死的试炼只是为了暗杀坂上臣打的前哨站呢?这只会让他们更警惕!对我们来说很不利!又或者,这群海盗在看过这份文件后,认为这是他们的免死金牌?这其中到底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该死的试炼!”我的火气不由得冒了起来,虽然是受雇而来,但是这很有可能被黑吃黑还要被当枪使的感觉实在是不好。

  啪嗒。

  谁!

  听到声音的瞬间,我将手枪握在了手里向后瞄去。整个人也进入了备战状态。

  身后的一声清脆响,我知道是我的诡雷被人排除了。那一声清脆是诡雷的握片回归的声音,只要把保险销插回去,这个诡雷就废了,而且对方还能获得一个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