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突袭遇受伤(1/2)

加入书签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记住就好,要是你听话,我每年就给你解穴一次,要是不听话,那你必死无疑,跟我走!”陈

  子州一把拽起他,就往外走。

  紫雨涵看得目瞪口呆,今晚才算是见识了陈子州的厉害,连那么神奇的点穴神功都会,那自己以

  后跟着他可安全了。

  下了楼,刚坐上车准备回镇里拿另外那个摄像机,就突然接到了赵泽江的电话,陈子州一惊,急

  忙接了:“赵部长,您好。”

  “好什么好,现在市里都知道你把一个三陪女摔死了,白廷贞正在组织调查组明天下来调查,我

  不信你能干出这种事,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赵泽江语气就很急切。

  听到赵泽江对自己那么信任,陈子州就一阵感动,就快速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最后道

  “赵部长,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绝不会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绝不会给您丢脸。”

  “这样就好,子州啊,事情这么大,你就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林文光欺骗了白家,要是白家出

  手把你搞成了冤枉的,你想过后果没有?”赵泽江严肃地道。

  陈子州道:“我手里不是有证据么?觉得这事铁板钉钉,林文光跑不了,就没向您汇报了。”

  “你呀,位置太低了,有些事还搞不明白,只要有强大的力量,颠倒黑白嫁祸于人是很容易的事

  以后凡是大事,你给我记住了,你必须及时向我汇报,听清楚了吗?”赵泽江厉声道。

  陈子州这才猛然惊醒,自己位置的确低了,要不是上面有赵泽江撑着,那今晚这事完全有可能被

  林文光嫁祸,就很感动地道:“我听清楚了,赵部长,您这么关心我,十分谢谢你。”

  “你是我的人,我怎么能不关心?既然事情是这样,那你就把证据交到纪委去,白廷贞还蒙在鼓

  里,就让他跳好了,我和政协主席会安排几个人进入调查组,这事你就放心吧,”赵泽江说完就挂了。

  陈子州本想让县公安局先查个水落石出,等白家的调查组一到,就只能傻眼,现在有赵泽江和商

  正清背后市政协主席的安排,那自己就完全放心了。

  很快,陈子州带着杨伟回镇里,拿出先前车永安搞事的那个摄像机,就让杨伟按照自己交代的,

  连夜去县纪委举报林文光去了。

  事情的发展很顺利,第二天,不到两个小时,市里调查组就完成了调查,带队的白家的调查组组

  长就傻眼了。

  摄像机里面有林文光跟小丽赢乱的视频,又有陈子州拍下的林文光从楼顶跑下来的照片,还在楼

  顶找到了林文光的脚印,又有顺风楼指正林文光经常跟小丽在一起姘居,林文光马上就被逮捕带回市里

  接连三天,简庆林出事,林文光失手杀人被捕,两个白家专门针对陈子州搞事的家伙,先后完蛋

  顿时让官场中人对陈子州敬畏无比,谁也没丁点相信能够斗得过他。

  望着市调查组的车子扬尘而去,陈子州嘴角淡淡地笑了,终于搞掉了这两个坏蛋,可以好好工作

  了。

  叮当当,正在高兴,手机叫了,拿起来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但看区号,是市里打来的,

  陈子州接了,就听到对方怒气冲冲地警告道:“陈子州,你他妈的别太得意,这次没搞掉你,算你运气

  下一次,老子不相信你还有那么好的运气,你给老子等着!”

  “你是白少吧?”陈子州接到警告电话,敢于这样跟自己警告的自己的,应该只有白少,就问道

  “对,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白少,虽然三番四次都没能搞掉你,那是我还没有使出全力,既

  然你挨打的能力很不错,那我们接下来就玩玩更多更高级的游戏。”

  说完,白少就愤怒地挂了电话,自从昨晚收到林文光的电话,还真以为是陈子州杀了那个三陪女

  马上就请父亲冠冕堂皇地出面组织调查组,想一举拿下陈子州,可结果却是被林文光骗了,搞得父亲

  在市里丢了面子,威信大失,他自然是挨了一顿臭骂。

  现在再派人去酉州官场搞事,已经是不可能了,那就只有重新启动黑帮势力了,于是,白少一个

  电话就打到了黔州区,心情很不好地把事情迅速安排了下去。

  陈子州接到白少的警告电话,就知道真正的危险才开始到来了,以前白家只是想从仕途上断了自

  己,现在手下的人败了,暂时要想从仕途上打击自己已不可能,气急败坏的白少肯定会另外想办法。

  于是,陈子州就猜测黑道势力又要上演了,暗地里将对自己展开暗杀行动,说不定会把自己的一

  些女人都卷入进去,猛地,陈子州神经绷了一下,从现在开始,是得处处小心了。

  简庆林和林文光先后败走,最高兴的其实并不是陈子州,方长东、商正清、钱富贵、朱明以及一

  大批县领导,才是为这事最高兴的人,因为他们又看到了进步的机会。

  接连两年,酉州县县领导都是空降的,这一下空降的两名干部都出事了,这次很可能会从本地官

  场选拔,所以,大家的眼睛都盯上了。

  林文光被带走的当天晚上,方长东和商正清再一次罕见地团结一致,叫了很少的几个人,把陈子

  州拉着,在酉州大酒店举行了一次秘密的“庆祝大会”。

  坐上酒宴,陈子州就看明白了,方长东一边的坐着钱富贵、朱明,商正清一边坐着统战部长王昌

  先、副县长方传宏。

  很明显,这么几个人,将是新一轮酉州县的新班子,陈子州就猜测着,要是从本地官场启用,组

  织部长钱富贵将进步为副书记,宣传部长朱明接替为组织部长,而商正清一方的挑战部长王昌先接替为

  宣传部长,方传宏进步为常委副县长。

  “子州,今天林文光一走,县里再没人敢来捣乱,以后我们就可以上下同心,一起为全县图谋发

  展,来,前三杯酒,我们都为你获胜,表示祝贺,”方长东率先说话,大家自然是响应着一饮而尽。

  “子州兄弟,关上门,我们兄弟就不说两家话,我和方书记对白家的人来搞事是很不满意的,所

  以就坚决阻止简庆林提出杨正杰的人事问题,现在白家的人都完蛋了,我们都替兄弟你高兴,此后,白

  家的人肯定再也进步了酉州,如果还有谁受人指使,敢再对你搞事,我商正清第一个不答应,坚决打击

  ”

  商正清说的很关心很正气,这既是邀功,又是维护的,比方长东会笼络人心,但陈子州心里自然

  不会太当真,笑道:“谢谢方书记,谢谢商县长,那我以后就放心工作了。”

  “你是我们的兄弟嘛,关心你是必须的,”商正清很亲切的笑道。

  方长东也笑道:“商县长说的不错,以后谁还敢站出来搞事,我们县里绝不允许,不论是谁,都

  坚决打击。”

  “对、对,子州,以后有事你说一声就行了。”

  “不管明里暗里,子州,只要你说了,我们都马上把人拿下。”

  见两个老板都发话了,其余四人纷纷表态,仿佛陈子州一下子成了中心似地。

  其实,陈子州心里明白,大家看重自己,现在拉拢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强大,自身能力强大,

  背后又有赵泽江和徐辉,而这次搞掉了简庆林和林文光,更是为他们创造了进步的机会,不感激自己才

  怪。

  “方书记、商县长,各位领导,这次铲除了祸害,也全靠你们的帮助,你们的关心我都记下了,

  这杯酒我敬你们,以后我一定贯彻落实你们的领导和指示,把春江镇发展好,绝对不拖各位领导的后退

  ”

  陈子州就敬大家,走官场,该搞好关系的还得搞,该说的还得说。

  喝了这杯酒,商正清就笑道:“子州兄弟的能力我们都很放心,现在你不要只是瞧着你一个小镇

  要把眼光放长远,以你的能力,带领我们全县脱贫致富都绰绰有余,你这样优秀的人才,不能再蜗居

  在乡下了。”

  陈子州就听得有点愕然,难道要帮自己调进县里了?望着各位领导,都笑眯眯的样子,显然,他

  们都赞同,似乎商量过的。

  “商县长说的不错,子州,这事我和商县长商量过了,要把你的才能全部发挥出来,就要给你一

  个更广大的平台,县里开辟了一个工业园区,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来带头,过一个月,你就准备

  调上来吧,”方长东很认真地说道。

  陈子州心里就很振奋,工业园区虽然才起步,面临的困难很坚决,很有失败的可能,但要是搞好

  了,那就能奠定自己一辈子仕途的政绩,还能带动全县经济大发展,带领许多老百姓脱贫致富。

  “方书记,商县长,我受宠若惊,可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陈子州心里很惊喜,可头脑还是很

  清醒,工作才一年半,就连续破格提拔到县级部门一把手的位置,说不定会招致有心人的诟病。

  方长东很欣喜地笑笑:“你就别担心了,破格提拔有这个政策,再说,我们已经为你考虑好了,

  工业园区名誉上由商县长直接兼任主任,调你暂时任党组书记、副主任,但一切工作由你说了算,这样

  算是平级调动,别人也无话可说。”

  “方书记说的对,我虽然是兼任,但一切工作由你做主,我只当一个观众,一个月内,你把镇里

  的工作安排好,就上来吧,以后我们找你喝酒打牌,也方便得多,”商正清哈哈大笑。

  “行,两位领导都指示了,我坚决服从安排,不过,工业园区是县里的工业园区,不是我一个人

  的,以后工作还请各位领导多多提点,来,我敬各位领导,”陈子州就很豪爽地答应了,起身给大家敬

  酒。

  听着这话,所有县领导都笑眯眯的,陈子州的意思很明显,工业园区搞起来了,政绩不会是他一

  个人独占,会分给每一个领导的,而这正是大家最需要的承诺。

  于是,大家都热热闹闹地喝开了,陈子州呢,借此表了态,也是为了以后在工业园区的工作,取

  得各位领导的支持,那样做起工作来就顺利得多。

  一场酒宴下来,大家都完全喝醉了,很快就各自散去找自己的乐子去了。

  陈子州喝得太多,用拈花神功化解了一部分酒意,还是有点醉醺醺的,就打电话叫徐红晴来接自

  己回去。

  “怎么喝那么多,你这坏蛋,哎呀,一身臭死了,”徐红晴勉强把陈子州带到楼下,捂着鼻子,

  就叫吴依玫下楼来一起扶他回到家里。

  “要先给他洗个澡才行,红晴妹妹,你、你帮他洗吧,”吴依玫扶着陈子州,原来都是自己给他

  洗,现在他的未婚妻在这里,就有点不好意思,自然要先征求一下意见再说。

  徐红晴听说要自己给他洗澡,粉脸顿时大红,急忙摇头摆手地道:“别别,依玫姐,还是你给他

  洗吧,我跟他还、还没呐。”

  “什么?你们你晚上不是在一起了吗?”吴依玫就很惊讶,都那么相爱了,晚上都睡在了一起,

  居然没有做那事,就很意外。

  徐红晴就很窘迫,羞涩地道:“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