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高辰,再不放手就对你不客气(1/2)

加入书签

  少长山山脚边的一座石桥上,那人独立于桥头,身影有些落寂,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目光有些呆呆的瞧着远处,怔怔出神。

  不远处,两位模样俊秀的公子一前一后下得山来,恰巧见着那个茕茕独立于桥头,幅巾深衣打扮的男子,相互对视了片刻,也静静立于石阶上,不再向前一步了。

  要下得山去,就必得经过那敦石桥……

  青衣打扮的男子先开口说话了,言道:

  “那不是高……公子么?还以为他早已回去了呢,却独自立在那石桥上作甚?”

  这话是说给前头的那位白衣公子听的,结果等了片刻,都不见白衣公子回应,青衣公子继续言道:

  “真没想到,也能有人把他给惹怒了啊!”

  青衣男子啧啧称奇,高辰在那亭中对一个世家子弟大声怒吼,如此有失礼仪风范之事,不肖片刻,定然会传得人尽皆知了吧,更何况,那一幕,他们也刚好瞧见了。

  高辰本是个处事圆滑之人,别看他平日随x不羁,可做事还是极有分寸,也很少会情绪失控。似乎是那人提及到了一位名叫柳絮的琴姬,他才会变得如此失控的。

  也是位琴姬呢?

  青衣公子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察觉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饶有兴趣的瞅着白衣公子,只见他正瞧着远处石桥上的那个身影,似乎还有些愣愣出神……

  “不用去跟他打声招呼么,主上?”

  青衣公子察觉到了白衣公子的心思,好心给了建议,也顺便结束这不知何时结束的苦等,谁知道那高公子要站在那石桥上多久啊?莫非那人不走,他们就得在这等到他走为止么?

  ……

  白衣公子瞅着桥上那有些落寞的剪影,也是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好些吧,更何况,现在他们不适合见面。

  “不用,我们绕道而行。”

  白衣公子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来。

  青衣公子不禁哀叹一声,这绕道少说还得多走一炷香的时间啊,唉,今日随着主上来见识下京城风流名士的风采,这喝酒应酬已经是够累人的了,现在还得饶远路下山,还真是够折腾人的啊。

  白衣公子不理会青衣公子的抱怨,转身准备往另一条路过去,刚走几步,身后的青衣公子突然开口问了句,道:

  “你对那柳絮姑娘,真的就不好奇么?”

  青衣公子想着,若是他有兴趣知道,那自己动用下手底下的人脉去查探下,保管立马便会有消息的。而且,他也是真的很好奇,那柳絮姑娘究竟是何许人也,居然连那个高辰,都为之神魂颠倒,如此情绪失控。

  白衣公子陡然停步不前,语气依然淡淡的,言道:

  “每个人都有不能对人言及的过去,你别多事。”

  青衣公子倒是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会如此平淡,毕竟,按照自己的观察,他对那个人的感情并不一般呢,不然也不会因为那幅画而赴约了。

  既然当事人都让自己别多事了,那他当然不会那么多事的真的去查那柳絮的来历了。

  见白衣男子毫无停留之意,青衣男子也跟了上去,才刚走几步,回头一看,差点吓得被路边的石头绊倒在地。

  “啊,主……主上,那小子,那小子看起来不对劲啊!”

  青衣男子见桥头上的那个身影突然站在了桥栏上,看那架势,高辰不会是想要跳水吧?

  白衣公子被身后的嘈杂声给叫住了,忙回过头来往桥那边看了过去,却刚好看到桥上那人从桥头边跳了下去……

  “啊,他,他跳下去了!”

  青衣公子吓得脸色发白,这小子不会因为受了点打击就去寻死吧?怎么可能啊?高辰是那么脆弱的人吗?啊,不对啊,那小子要是死了,他欠自己的银钱找谁要去啊?

  也不对啊,现在应该担心的,好像不是这些吧!

  “那小子,不会是殉情去了吧?!”

  还未反应过来,眼前只觉得白影一闪,前面的白衣公子哪里还有影子,那水面上飞着的,不就是他么?!

  完,他便想往岸边走去。

  我急了,一个健步冲上去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身子,抱得紧紧的,不想让他如此轻易便挣脱了去。

  小碗儿吓了一跳,惊呼一声,这声音有点像小女儿家一般,脸上不禁微微一红,怒道:

  “高辰,你干什么?”

  果然,一旦将他拥入怀中,我便不舍得放手了。

  “对不起,小碗儿,你别生气,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我都不知为什么,没有往日的那般气焰,反而变得有些卑微和低声下气了,就连语气都带着祈求原谅的味道。

  小碗儿没想到我居然会死缠烂打这招了,挣扎着想要挣脱我,却又渐渐有些无力了。

  “快放开我……”

  小碗儿说话依然冷漠,却没有了方才的强硬了。

  “你在担心我么?”

  我心中莫名的一痛,我突然想就这样抱着他,永远都不放开了。

  “谁担心你了?!高辰,你再不放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碗儿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