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幻觉(1/2)

加入书签

  那小肖连忙和另一位nv同事顺势调了位置,愈发坐近他身边,低声软语。

  汪晌年不露声se地打量他,只见林恒原先沉静的目光渐发朦胧,本还有所忌惮的心现下只余微微晒笑。

  林恒看似微醺,意识却清明,瞅出那老狐狸一闪而过的得瑟轻蔑之se,心里何尝不是摇头。

  若不是看在汪晌年与爷爷有旧j的份上,他又何必耐着x子与他周旋

  然而挨近的那副眉眼起先让他怔愣,随后再多看一眼,都只觉焦躁丛生,徒增烦恼。

  因此当小肖再抬起皓腕向他敬酒时,林放只看着对面的汪晌年,缓缓沉下脸se。

  “我司的提案与演示都是经过贵司慧眼的,相信贵司并无不满。招标在即,不知汪总罔顾你我两方发展诉求,一再拖延,究竟所为何事”

  汪晌年依旧是那一套搪塞说辞,面上好言敷衍,内心却发笑暗忖: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承其祖荫,恐怕多年来肆x而行,一旦遇上不同于以往巴结逢迎的谄媚之流,究竟沉不住气。

  他一双老眼看死林恒叁五年内难有作为。

  殊不知此刻不仅林恒将他内心看得透彻,连陈乾都在暗自笑骂:怪只怪老东西不知好歹。

  林恒一个眼神示意,陈乾立刻端正神se,引入道:“据我司不经意发现,汪总虽在代表部门积极与我司展开合作接洽,然s下却又与另一参加招标的鸿达汽司往来甚密。”

  鸿达汽司不过近年才在南安汽车业内展露锋芒,论实力且不说不堪与林氏相较,便是对上另j家底子略厚的公司也难以抗衡。

  林恒颔首。

  陈乾得到首肯,继续往下揭露:“我司本着信任贵司、或言是相信汪总,撇清误会的原则,开始不经意地调查。不料调查中别有生趣的是鸿达汽司百分之叁十六的g份归属模糊,也就是说该司实际控g人并非被推上明面的青年老总楚建宏,反而另有其人,只是手脚动得巧妙。”

  汪晌年直听到此处,脸se方才微变。

  他有心为自己辩解两句,却又哑口无言。

  “汪总别急。”火候已到,林恒淡淡的撇开酒杯,掀开茶盖:“我司什么也没对外流露,只知那百分之叁十六的g份握在一个中年哑f手里本以为是楚建宏老母,那也不足为奇,然而可笑的是楚建宏出身孤儿院,父母双亡年y无依,创业以来更被媒t渲染为本市励志企业家”

  他嗓音轻和,犹如天籁,却字字都在把汪晌年往绝路上b。

  “而那f人也非天生哑疾,叁十多年前更曾就职现某知名汽车国企,可惜未”林恒说到此处,毫不突兀地收住话音,低头吹开漂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微抿一口,“罢,陈年旧事,还谈来做些什么。”

  汪晌年面se由红转白,现下再看,已是铁青。

  他带来的那j名下属虽为他器重,却因在这场鸿门宴中身不由己地触及到上司的y晦秘密而如坐针毡,各个缩头缩脑讷讷不言,其中更有甚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