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4(1/2)

加入书签

  “乖。”

  她瞪眼道:“反正在大哥心里,公事比我重要,对吧?”

  “当然不是。”他轻叹,想要将她拉下身,一会儿叫人进来看见了多不好。

  “不是?那我要你现在就陪我去玩!放假在家天天我一人无聊死了。”她本是好玩的年纪,对兄长又格外的依恋,再加上现在二人这般的亲密关系,在她心里,大哥应该事事以她为先才对。

  “然然别任性。”他微皱眉。

  “哼,你就是更看重工作对吧!”见他似是生气了,赵然也恼了,从他身上下来,一脸恼火道,“你不陪我,我自己一个人玩!”说完也不管他,只气冲冲的甩门而去。

  “然然!”赵惑叫了声,却并未追上去,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女生的任性,自己不可能事事都由着她来,总得叫她知道该懂事点了。

  赵然满心失望难过,进了电梯一边想道,自己在大哥心里果然不是最重要的,她应该在他心里是第一位才对!

  她带着负气的情绪,一个人去了游乐城里玩。看着其它人不是情侣双双对对,便是有朋友父母陪着,自己一个人孤单单的,竟是心中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她心想,大哥,大哥,为何你心中我不是最重要呢。

  她讨厌大哥的注意力被任何东西夺去,不管是女人还是工作!

  怀着失落和痛苦的情绪,赵然一个人将几个刺激的项目都玩了数遍,又在跳楼机处玩两回,却在最后一次,待机器升至百米高处时,赵然紧握于左手的小刀用力在空中一挥,锋利的刀刃切开右手腕口,血花随着高速下降而在空中飞舞洒落。

  伴着风声,刺激的失重感,叫赵然满心快意,顾不得腕间血液飚飞,竟是露出大笑来,与她同坐的其它乘客却是被吓得撒心裂肺的尖叫。

  赵惑赶到医院时,赵然正因失血过多陷入昏迷正进行抢救。赵惑面色阴沉恐怖,一句话未说,直到她被转到病房不久后终于清醒,脸色才终于缓了些。

  在与前来调查的警察交涉结束后,赵惑这才坐在床边,本是想要怒斥责备,可目光触及她右手腕间缠着的纱布,心中一凉,强按捺心中怒火惊惶,柔声质问:“然然,为什么做傻事?”

  赵然却是忽然泪流满面,“我只是觉得大哥不爱我,那我活着太难受了,大哥何必让人救我?”

  赵惑心一紧,又怒又惊。

  “胡说什么,我当然爱你。”他伸手轻抚着她的头发,“你怎么总胡思乱想?”

  赵然凄然摇头,“大哥最爱的不是我,对吧?”

  赵惑满心无奈,“你错了,我当然最爱然然了。”她咬着下唇,望着他,久久终于露出笑,“那以后你不许把工作看得比我重要。”

  “好。”赵然握紧她的手,俯下身吻住她的唇。“饿了吧,我去给你买吃的?”

  她笑着点点头。赵惑才出

章节目录